第一百一十七話 —— 太白方舟

自蟲谷失守,饕餮破出以後,這裡已經再沒有任何要堅守的價值。為免增加饕餮的零食,金吒與白齊已經把所有幸存的人族族和妖族撤離。因此,現在所有的鬼族改而集中在三重結界之外,最盡辦法打破紀日照的結界。只是,這守護了人族數百年的結界與紀日照的內世界相連,那有這麼容易會被擊破?

不論是屍尊還是鬼尊都想盡千方百計地攻擊結界。可是在太白界待了這麼久,力量都被抽乾了一大半,而且還經歷了剛剛的那一戰,實在無力把結界擊破。可拜月式還是有點憂心,道:「你覺得我們把結界撤離後,真虛宫那群人所起的結界能不能擋得住這些鬼族?」

「應該沒問到吧。」紀日照與拜月式一同坐在黑色的八卦浮在上空,道:「這些天我和游申,還有真虛宫的那些孩子都積存不少力量在聖地,為的就是作這一刻的後手。相信應讓能撐得到一陣子。」

拜月式笑說:「我們真搞笑,居然在這自言自語。」

紀日照召出了一輪曜日之劍滅去所有悄悄靠近的鬼尊和屍尊,道:「正常人思考都是在自言自語。我們只不過是實體化罷了。」

拜月式也召出數道令牌滅去所有來犯的鬼族,道:「我們還是趕快動手吧。」

二人互相交換一個眼神,就各自飛往自己的崗位。

在三重結界的一側,拜月式連打多個法訣,然後虛空間中抽出一把劍往半空一劃,留下了一道長長的黑線,剛好與三重結界的直徑同齊。拜月式『嘖』了一聲,很明顯對那道劍㾗非常不滿。於是立即命八道令牌插進劍㾗裡,加上強大的妖氣把它無慢慢撐開。

空間裂縫是天道機制裡最快自我復原的東西。想要把它擴大,首先需要有強大的力量與復原的力量對抗。所以一般到了天階五六重才有足夠的力量撐開空間,使用一道小小的裂痕。但現拜月式要撐開的空間裂縫並不是供自己用,而是給整片人族的領域!

數以百計的鬼尊和屍尊看準拜月式無暇分心的機會,立即衝上前偷襲毫無防備的她。這時,金吒與白齊立即跳出來護著拜月式。只要有他們在,休想打擾到拜月式!

結界之內,太白極尚陣正泛起強烈的白光。位於各個城鎮的人們都跪在地上,虔誠地往蟲谷方向祈願。在這眾多的祈願者當中亦混雜了不少妖族的老弱婦孺。紀日照大人跟他們說了,饕餮現身,世界即將毀滅,唯一能保護他們的就只有曾經救過雅安鎮與澤芳陣的廣濟龍皇。現在的他正與滅世妖獸的對抗中陷入苦戰,很需要他們的祈願。只要他們的信念愈是強大,廣濟龍皇就更能保護他們。沒有任何修為,什麼都做不了的他們唯一的一線生機就只有祈願,誠心誠意地祈願。

於真虛宫的聖地之內,十八位堂主與多位幸存的家主,一眾的妖族長,以及多方的修士,所有會法術的妖獸同坐一堂,傾出全力緩緩地張開結界。他們大都是由金吒與白齊救回來的。在剛剛鬼族的那位大人襲向蟲谷的瞬間,十八位堂主都祭出了紀日照留給他們護身法寶。雖然那些法寶仍無法擋得住那一擊,但最少保著附近的人和妖的性命。至於那十八位家主就沒這麼幸運了,只要是那一擊中的,無一生還。所以在戰場上所殘留下來的人和妖都不多,可真的是從鬼門關爬回來。

曾與鬼族交鋒,自然知道鬼族的可怕。現在退守至此,就是最後一道防線,是他們最後的生機。要是連這裡也失守,恐怕他們全都得死。為了這一道結界,各世家家主以及妖族族長一點都不吝嗇地使出所有寶貝,不敢私藏。

人妖二族開戰打了數千年,這次可說是首度聯手,有著同一個目標一同抗敵。

過不了多久,眾人所起的結界開始穩固起來。紀日照坐在眾人的中間閉上雙目,以神識仔細地檢測這一道結界,確保它最少能抵禦三重天階的鬼尊後,就開始撤去她的結界。

雖說太白界只是一個小千世界,但單是人族的領地已達數以萬里,而紀日照的結界也因而保護了這數是萬里的百姓,日日夜夜,是極奇龐大的消耗。今天這麼一解,感覺整個人都輕了不少。然而,當紀日照放下心頭大石之時,那些維持結界的人一點都不好受。

相比起蟲谷,這數以萬里的結界浩大,受攻擊面積更大,消耗亦相對巨大,使他們非常吃力。龐大的演算量使眾人的頭痛得快要破裂。陸陸續續開始有人受不住相繼倒下。

紀日照加快施術。放出自己的內世界與整片人族領地連結。怎麼說她為這地方維持了結界也有數百年,僅花了幾息的時間便把整片領地與自己的內世界完全同步,掌管整個地域。

內世界就是自己的世界,她說了就算!法訣一打,整大片土地如同浮島一樣整個升起,緩緩地飄浮在半空。沒有了維持結界的負擔,她就有足夠的力量!

這數以萬里的浮島一點也不輕。紀日照全身冒著冷汗,曾有多次快要窒息的感覺來襲使她差點兒失控。但現在她手握整片大地的生靈,怎可以輕言放棄?只好咬緊牙關把整個浮島升起,緩緩地靠近拜月式所創造的空間裂縫。

這,就是她們的方舟,太白方舟計劃!

把這裡的所有人和妖帶到異世界去。

拜月式也感應到紀日照有多吃力,而整個“太白方舟”亦逐漸接近。時間不多,她很想更快力度把這道空間裂痕撐開,務求把整個方舟塞進去。但無奈那道裂痕還不夠大,得再花點時間才行。

無數的鬼尊和屍尊都看穿了他們的計劃,放棄攻擊結界改而進攻拜月式。

全神貫注在空間裂縫的拜月式再也無暇照顧他們,只好把背後交給白齊與金吒。一整天的戰鬥快要把他們的力氣抽乾,連握著武器的手都快要無力。但現在不是掉鏈子的時候。他們還有整個太白界的生靈的守護!

這時,遠在蟲谷的上空突然雷雲密佈,頻頻地閃出強大的閃電。那強大的閃電光直閃到他們這邊,整個太白界仿佛陷入一片白光,什麼也看不見。不少屍尊身上的毛髮都豎起,只要丁點的磨擦都生出了一點電來。轟然的悶雷聲使遠在他方的他們整副骨頭都在震動。無盡的恐懼使他們的身體都不由自由地顫抖起來。曾歷經過證道登天的他們自然曉得那是天劫,也就是有人要證道登天了。但這麼強大的雷劫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別說他們這些小小的三重天階,就連曾為萬古級數的拜月式都沒有見過。

換句話說,這是八重萬古登臨九重永恆的雷劫!

 

===我是分隔線===

最晚學生帶我去光顧了一間不錯的甜品店

實在太捧了,有機會真的很想再去~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