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話 —— 真正的龍皇

「小墨~那東西可以給我嗎?人家很想要。」

「敖公子,這玉璽就交由在下保管吧。在下定必能激發它的潛能,發揮出超乎預期的效果。」

「你閉嘴!小墨是打算給我的!」

「敖公子請慎重考慮,狄燄娜一定會亂來!」

「你才亂來!!!」

自御龍玉璽落到小墨的手上,狄燄娜與韓霜言就一直在小墨的腦海裡吵過不停。你一言,我一言,搞得小墨開始有點頭痛。在小墨的記憶中,御龍玉璽是可化作御龍神劍。而他們現在都已經有形了,為何還要爭呢?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九幽后的力量很快就會被吸完,到時候那頭怪物就會追著拜月式或紀日照這兩名七重天階。拜月式開始著急,道:「小子,你可爽快一點嗎?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辦。」

小墨駁道:「你喜歡可以離開呀,我又沒有留住你。」

拜月式氣得牙癢癢,轉身就走。紀日照看出了小墨還有疑慮,開口,道:「是有什麼事嗎?」

在小墨的心裡,紀日照與拜月式是完全不一樣的。拜月式是一個愛搞事的人,而紀日照則像慈母一樣值得信任的人。這暖暖一問,小墨便和盤托出了,把狄燄娜和韓霜言之間的爭吵如實地描述給紀日照。

紀日照微微點頭,笑道:「看來你誤會了。御龍玉璽本來就不是劍,而是人皇願力的的集合工具。它本來就是無形,因為收集到大量人皇願力的關係所以才化成了玉璽的模樣。而它之所以會化作了御龍神劍,都是因為龐照宗的意志。」

小墨皺著眉頭,似懂非懂。紀日照接著說:「換句話說,它可以化作任何式器,同時也可以強化任何式器。」

這句話小墨終於聽懂。所以他真的可以把御龍玉璽交給狄燄娜或韓霜言。那麼,他該交給誰?感覺上龐照宗之前把它化作劍,會不會把它依附在攻擊型的武器比較好?比如,韓霜言?

拖了這麼久時間,九幽后的屍氣快要見底。拜月式跑掉了,假若再磨磨蹭蹭下去,那東西吸幹了九幽后,下一個目標定必是紀日照。紀日照開始著急,道:「就把它交給狄燄娜吧。人皇願力與火屬性是最相近,更有可能讓狄燄娜擁的曜日之炎升格為九陽神火。」

紀日照的話如同終極審判。韓霜言頓時深受打擊,說不出話來。而狄燄娜則歡喜若狂,等不及小墨的命令直接用火把御龍玉璽給納入體內。這時,三重結界內荒廢了的太白極尚陣再度亮了起來,源源不絕的人皇願力湧入小墨的體內。人皇願力,加上祈願的願力,兩者合而為一,使小墨突然全身冒著超純的烈炎,不論是燄娜那兩雙一直懸鈴在肩上的盾,還是小墨手上的方天畫戟都被願力所包圍,出現了精緻的金紋。而身上亦出了現黑金色的帝皇凱甲,讓小墨看起來仿如真正的龍皇。

萬民的膜拜與祈願,小墨都感受到了。而這刻就是他回饋萬民的時刻。他揮動霜這,道:「不好意思,霜言。下一次如果還有好東西,我第一個給你。」

小墨的話重新點燃了韓霜言。強大的力量從霜言透出來,冰火相融盡在小墨的身上。他激起全身的火炎如流星一樣直迫饕餮,並傾出全力召出七七四十九條黑龍出來。牠們全身都是黑色,帶著華麗的金邊,左眼是如同曜日般的赤色眼珠,右眼則是冰藍色的眼珠,散發出霸氣的龍威。

牠們直衝往饕餮的身邊,噴出或冰或火的龍之嘆息。大量而又猛烈的攻擊讓遠在蟲谷邊沿的金吒與白齊同時回頭,看得目瞪口呆。

白齊用手肘撐推了金吒幾下,道:「你師兄真的只有地階嗎?這樣的攻擊很可能連我這天階三重都頂不住。」

金吒依然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白齊搖著扇子,道:「果然是敖元帥的弟弟。難道他們敖家専門出變態?」

「這個⋯⋯」

白齊扇出強勁的陰風把包圍著他們的屍鬼斬地碎片,道:「走吧,這一批是最後被困的一批了。把這些人和妖帶回三重結界內,温月牙應該會開始轍離。」

語畢,二人立即動身護著最後的一批人回三重結界。

猛烈的冰火嘆息瘋狂地轟往饕餮的身上,氣得饕餮暴跳如雷,不斷地用爪把小墨的黑龍給拍滅。可是小墨的願力還有許多,牠滅了多少,小墨就立即召多少回來。這樣的攻擊雖然無法傷及到饕餮分毫,卻是拯救九幽后的好時機。

這時,懸鈴剛好靠近到饕餮的附近,卻因為小墨的那些黑龍的冰火狂轟而不敢貿向前。那些火炎最低温度也少千餘度,而寒冰的最高温差不多只有負一千度,在這兩極情況底下,叫他如何前進?不是冷得要命就是把他蒸干,根本就是找死。

小墨也注意到懸鈴的存在,於是立即派出其中一條墨龍給懸鈴當座騎,而他自己也焚起全身火炎加入混戰。

起初,懸鈴還以為那頭黑龍誤會他是敵人要攻擊他,嚇得破聲尖叫。直到那頭黑龍用口把懸鈴丟到牠頭上,使他悶哼了一聲,才茫然地閉起嘴來。當懸鈴閉起了嘴,那黑龍便立即穿進龍群裡,在饕餮的身下穿梭。

那些黑龍雖然有七千多條,看似群龍亂舞。但事實上他們都非常有序,攻守互補。有好幾時饕餮的獸爪劃過來之時,那些黑龍都會立即飛過來掩護懸鈴的黑龍,甚至為他擋下饕餮的攻擊。

不一會兒,懸鈴終於見到埋在大坑下的九幽后。被吸取了那麼多的力量,她已經無法再動。懸鈴拉出六道弦把她綑著,然後把她拉到黑龍的背上一同離開。

饕餮似乎會意到自己的大餐被擼走,開始找狂。牠恨不得想要立即追上,但當數以千計的黑龍同時使用冰之嘆息時,牠的動作曾被冰封了好幾次,使他寸步難移。

不消一會兒,懸鈴就成功離開了。可離開後,下一個問題又來了。

紀日照見到小墨能牽制著饕餮,老早就帶同金吒與白齊回到三重結界那邊。雖然那些鬼族都一同追往到三重結界,懸鈴他們尚算安全。可是蟲谷內滿目瘡痍,為免鬼放使用他們的傳送陣,所有的法陣已經全數被毀。

想必現在鬼族一定重重包圍著三重結界,而蟲谷內又沒有一個法陣能用⋯⋯他能怎樣回去?

===我是分隔線===

我告訴你,這個星期是結局遍了!寫了大半了,這些天,辛苦了T^T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