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話 —— 御龍玉璽

懸鈴拼命地催動真氣跑向九幽后,無奈在饕餮附近只要一使出真氣就化作虛無,與凡人之軀無異,使這一大段距離比平日更為廢勁。

饕餮一掌地打在九幽后身上,巨大的獸掌不單打出個大坑,還把太白界打竹人一日地動山搖。雖然那巨掌破壞力驚人,可是九幽后擁有仍是萬古,這一掌還是無法傷得了她,只是把她困著,無法動彈。

不過,此刻的九幽后並無再爭扎下去。她只是呆呆地仰望著無晴的天空,流出淡淡苦澀的眼淚。

那法訣是鬼族的那位大人親自教授,她怎能忘記?那位大人早料到饕餮的出現會無法使出屍氣,於是她曾再三保證這法訣不用屍氣,只要打對就可。如果她沒有記錯,那就是那位大人猜的研究錯了。只是那位大人是九重天階的永恆者,差不多與所有的初始神靈同壽,見識那有可能這麼膚淺?唯一的解釋,就是她騙了自己。從頭到尾,她都只是一個棄子。把饕餮解放後,她就再無用處。

饕餮把九幽后按在巨坑之中,張開血盤大口瘋狂地吸取九幽后的屍氣。

緊緊地抓著小墨的拜月式嘆道:「還是那麼嘔心喜歡玩弄食物。」

這時,青青以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到饕餮的眼前,用戰槌狠勁地砸在那頭巨獸的臉上。可惜青青飛到饕餮的附近時已經無法使動用妖力,只好靠單純的蠻力攻擊。無奈那一擊的力度對巨大的饕餮 來說就如蚊叮一樣,只有一點癢。

青青這地階完全不入饕餮的眼,結果只是用爪像趕蚊子一樣把青青撥開,繼續吸取九幽后的屍氣。

饕餮的爪這麼大,其實一點也不難閃躲。不過巨爪一畫,帶過強大的風壓使青青飛得相當不穩。

小墨使勁地掙札,道:「放開我!」

要不是因為小墨是人柱,拜月式也用不著這麼頭痛。到底是放還是不放?假如他真的可以牽制著饕餮呢?但如果因此而失去了他,這個世界會不會因此而完蛋?

想到這,一個可怕的念頭突然芽生。

當然要放手!

不然怎麼知道往後會不會有好戲看?

拜月式的手一鬆,小墨立即催動全身的力氣直奔向饕餮。由於饕餮太近,所有的妖力與龍之力都全數化作虛無,只好改而使用願力。

說來也奇怪,剛剛願力明明已經近乎枯竭,現在居然變得相當盈滿,還有不斷擁入的跡像。從那點點願力之中,小墨可以感受到三重結界內除了雅安鎮和澤芳鎮外,還有整個大白界的萬民正向他祈願平安渡過這一劫。

雅安鎮和澤芳鎮的人民會向小墨祈願這點小墨還可以理解,那全都是源自於紫荊當時為他搞的廣濟龍皇。但其他地方又是怎麼回事?

無論怎樣也好,現在都不是糾結這問題的時候。小墨急急用願力召出他最善長的九條炎龍真迫饕餮。

熾熱的曜陽真火逐漸迫近,饕餮默然抬頭仔細打量這些火炎。在牠的蛇瞳之中,那九條龍如同小蛇一樣。一般來說只要吞下去就沒事,根本不足為恐懼。但曾經領教過小墨的火炎,牠清楚地知道這並不能吞下。於是立即揮動獸爪把迎來的炎龍給撲滅。

可是現在的小墨有著大量的願力,這點消耗算得上是什麼?

牠能滅多少,他就召多少回來!

小墨一邊召出炎龍,一邊焚起全身火炎像流星一樣直衝到饕餮眼前用霜言直刺過去。

饕餮一直被青青和小墨的火龍煩著,忽略了小墨的存在,被小墨的方天畫戟直接擊中牠的額頭。

可是饕餮的皮異常堅口,儘管小墨已經驅盡全身火炎推進,都無法刺穿。

這時,饕餮使勁地擺動牠的頭把小墨目走,再揮一下爪直接拍在小墨身上。幸好化作了盾的狄燄娜奮力地扛下這一擊,小墨才幸免被拍成肉餅。

那一擊嚇行小墨快要心臟病發了。

既然無法得逞,小墨只好一直與青青徘徊在饕餮的身邊找準時機拯救九幽后。而饕餮仿佛看穿了二人的陰謀,把九幽后藏在身體之下,並用雙手不斷驅趕小墨與青青。

饕餮身形巨大,每一動都撼動天地,釋出強大的風壓,使小墨與青青暗暗叫苦。

一個不留神,饕餮突然撲向青青張開血盤大口,還猛烈地抽氣把青青吸進去。青青拼命地揮動翅膀,卻無法逃離得了饕餮的吸力。

小墨見狀,立即飛身把青青抱住,並焚起全身火炎像火箭一樣飛出去。那一瞬間,青青呆了看著一直拼命的小墨。這感覺讓她回想起二人剛剛來到太白界報到的時候。他的體温,他那堅定不催的眼神⋯⋯

饕餮的吸力實在過於強太,不管小墨怎麼往前衝都無法向前,還一直被拖進牠的口裡。不少火炎都被吸了進去。

突然,饕餮像是嗆倒一樣咳了好幾聲,狂亂的氣息把小墨和青青吹得遠遠的,連同辛辛苦苦趕到的懸鈴也一拼吹走。幸好懸鈴眼明手快,剛好見到一塊巨大的石頭就立即讓自己和它綑在一起。

至於小墨和青青則失了控地往外飛了出去。這時,一塊巨大的黑色八卦檔在小墨的背後。雖然有狄燄娜幫忙擋著,但這一撞也疼得小墨嘩嘩叫。

「辛苦你了,太白界的所有族族和人族都差不多全數撒退到三重結界之內。」一把温柔而又熟悉的聲音在小墨的身喃喃道:「看來推測是沒錯,那頭怪物果然無法吞下由願力所組成的法術。」

「紀大人!!!」見到那一身雪白聖潔的白袍,小墨大喜,道:「紀大人的曜日之火可以牽制著那頭怪物,只要紀大人出馬,肯定能把這頭怪物給滅。」

紀日照苦笑,道:「那不是本宫的曜日之火,而是你的力量。眼下只有你才能牽制那頭怪物。」

小墨頓時啞口無言,完全搞不懂狀況。眼下九幽后的屍氣快要被抽幹,再不快點動作可能會死掉⋯⋯對了,她的屍氣被抽幹後會怎樣?

紀日照接著說:「那頭怪物是蒼天創造出來的失敗品,修練呑噬之道,任何六道內的力量都能吞噬。但謹限於六道之內。你的力量是信念的力量,應該算不上是六道。剛才本宫就是下了一道假設,於是號召了三重結界內的人和妖向廣濟龍皇,也就是你祈願。就在剛才你跟饕餮纏上之時,已經可以力證這一切。」

回想起剛剛從深淵一路以來,果真只有願力能不怕受饕餮影響。而願力的用途相當廣泛,可以充當妖氣與龍之力來用。也就是說,現在除了小墨,就沒有人能與饕餮糾纏。

紀日照把一枚玉璽拋給小墨,道:「這東西也許能幫上忙。」

小墨細心地打量手上這一枚玉壐。不知道為何這枚玉璽一股熟悉的力量,仿佛在那兒見過⋯⋯

對!這就是龐昭宗的御龍玉璽!

===我是分隔線===

很高興這幾天都開始有工作了在談了,希望接下來會有好日子過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