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話 —— 不會是完美結局

蟲谷內尚有大量人未能撒離,為免那些鬼族從破洞衝進來,拜月式立即催動妖氣補完結界,並在饕餮的正前方召出層層防禦壁。

被困了這麼多年,饕餮大大地吸一口自由的空氣。這一瞬間,無論是結界內外都一種力氣被抽取的感覺。不少人和鬼都突然感到全身無力跪在地上。數以萬計的魂鬼更受不了被那吸力抽走,掉進饕餮的口裡。那抽走的魂鬼如同一大片黑雲把整個天空遮蔽。能一次過吞下這麼多力量,饕餮表現得相當滿足,卻仍未能填滿它的肚子。他那無窮的食量,即使把諸天百界的萬物吞噬,也難以填滿牠的肚子。

這時,饕餮的蛇瞳緊緊地盯著七重天階的拜月式與八重天階的九幽后。這麼大好的美食在眼前,叫饕餮何以忍耐?

正如拜月式所料,這些鬼除了是用來攻破蟲谷的防線外,另一重意義就是留下來給饕餮當零食。而九幽后這名八重天階萬古便是牠的主菜!

饕餮催動全身的力氣,筆直地衝向拜月式。重重的防禦壁如同簿紙一樣被快速衝破。拜月式急忙地繼續制造防禦壁,但消耗遠不及填補。而且饕餮愈是接近,所有消耗的力量就愈是厲害。

此時,金吒與白齊正好回來,一同增設多個防禦壁。但既然七重天階的防禦壁都防不了,他們這些三重天階又怎能防得了?

全數防禦壁被破,饕餮仍未有停下來,直接與拜月式的結界撞上。

這結界拜月式可是下了重本,與自身的法界直接相連,跟紀日照的三重結界有著異同工之妙。這一撞雖然能很幸運地能擋下,但己經出現裂痕。拜月式馬上為它進行修復,道: 「金吒,白齊,盡快救人。能救多少就救多少!」

金吒與白齊相視一眼,也明白到自已在這裡也只是多餘,倒不如盡能力去救人。於是二人立即蹦出,加快速度把結界外苦撐的人和妖救回來。

眼見無法撞破這道結界,饕餮退後了幾步一撞再撞。出現的裂痕愈來愈多,而拜月式快要趕不及修復,嘴角開始滑出血來。

懸鈴趁著拜月式忙得不可開交,立即扛著紫荊快步地跑向最近的傳送陣。拜月式立即拋出陰虛八卦圖,八支黑色的令牌頓時變大,把懸鈴重重圍著。懸鈴立即催動血脈打算從上面飛走,誰料拜月式居然用黑色的八卦把頂封著,全無去路。這樣不單可以封去懸鈴的路,別再樣他來亂,同時也可以遮蔽著九幽后的氣息,這樣就算饕餮衝進來,也只會追著拜月式。

怎料一個不留神,饕餮就把結界給撞破,使拜月式噴出一口鮮血倒在地上。

結界一破,饕餮便立即衝向拜月式。一時間拜月式還未能反應過來,實在難以躲避。小墨與青青立即擋在拜月式的臉前,嚴陣以待。突然靈光一閃,小墨拋出了天絕陣,把饕餮困在裡頭。

饕餮可是八重天階的上古妖獸,能吞噬整個世界的怪物,小墨絕不敢兒戲,打醒十二分精神嘗試封著牠。但饕餮是什麼都能吃的怪物,儘管小墨傾出多少力量刻畫術式,牠都能一口吞下。情急之下,小墨只好催動所剩無幾的願力。

然而,奇怪的事發生了。饕餮並沒有啃下由願力所組成的術式,還表現得相當抗拒厭棄,改而破壞天絕陣的術式。

術式破壞了,自然可以重建。而且整個法陣內都是小墨的世界,自然是他說了就算。身為龍族,小墨的大腦異於其他物種,自然負荷得了沉重的演算。

見到小墨的天絕陣居然能困得住饕餮,拜月式不禁嘖嘖稱奇。她拭去嘴角的血,嘗試加入自己的妖氣助忙控陣,但所有拜月式釋出的妖氣饕餮全部照單全收。嚇得拜月式立即收手,道:「你是怎做到?」

「不知道。」小墨難以一心二月,感覺那怪物開始想用力量把法陣撐破,於是急忙地道:「快找紀大人來,她的曜日之炎對那頭怪物有效。」

拜月式不禁苦笑。數千年前那一場大戰她也有參與,管他是純陽真火還是最強的九陽神火,對饕餮來說都如同吃生菜一樣,那會有效?

這時,小墨快要耐不住,道:「快點!我的願力快要掏空。」

此話一出,拜月式立即明瞭,道:「是願力!」

「什麼?」小墨咬緊牙關,使勁地擠出所有力氣。

拜月式急道:「你再撐一會!」

饕餮開始不耐煩,加快了破壞術式的速度,使小墨更為吃力。但無論如何,他都必須撐下去。所有人與妖都未能完全撒退,要是他放棄,就會有更多的生靈塗炭。他能做到的,只能咬緊牙關,然後再咬緊牙關。

大量的術式被破壞,使到天絕陣近乎崩解的邊緣。為了不斷地修補所有破捐,小墨不墨進行快速演算。龐大的演算量使小墨的頭痛得快要裂開。

這時,拜月式的陰虛八卦圖突然全數被迫開,裡頭的九幽后在被困其間早已回復了不少氣力,。她把懸鈴迫甩開,並化出巨大的屍爪直擊小墨的天絕陣。

那圖形的巨陣本來已經頻臨崩解邊緣,現在這麼一打,整個結法陣立即被破。法陣一破,小墨頓時失去平衡,幸有拜月式在背後剛好扶著。而天絕陣立即化回了戒子般大小回到小墨的手心。

法陣破損對小墨來說並沒有些什麼問題,大不了自己花點時間就可以修補。但現在饕餮被放了出來,已經無人可阻!牠變得無比巨大,僅僅是鼻子已經有一個人這麼大。看來剛剛牠並不是用力量把法陣迫破,而是用自身的體形!破陣而出的饕餮氣得青筋暴現,恨不得把第一個映入眼廉的人給吃掉。

九幽后正站在牠的前方,連打多個法訣,口中念念有詞,重覆又賈重覆,卻完全沒有效果。

拜月式嘆道:「看來她那鬼族那位大人騙了。世上那有法術能控制得了饕餮?」

拜月式顯得相當淡定,等著看戲的樣子。可小墨怎能坐以待斃?她雖是罪無可恕的九幽后,但同時也是紫荊!他立即上前喊道:「快走!」

還沒走行了幾步,拜月式就立即拉著小墨。小墨奮力爭扎,但拜月式握得非常大力,使小墨感到有點痛。七重天階者的手握力那能是他們這些地階可比?

這時,不管是懸鈴還是青青都立即撲上去。

小墨怒道:「還找著我幹麼!去救人。」

「不可以。」

「為什麼你只抓著我不抓他們?!」

拜月式欲言又止。

活了這麼多年,她知道有的人知道了預言會因此而發奮向前,但前題下是一個美好的結局。假如這個不會是完美結局?該讓他知道自己的使命嗎?

 

===我是分隔線===

今天一早家樓下在樓梯裡燒街燒,嚇得我以為火警,立即拿東西走的同時準備叫消防

真是的,不是不給,而是通告一聲比較好吧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