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話 —— 紫荊仍在

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只怕豬一樣的隊友。世界之所以全毀滅,全都盡在青青這個笨蛋身上。

整個深淵都抖動得相當厲害,由巨石開始出現裂㾗,延伸至整座小島上,並開始逐漸擴張。由於整個島都抖動得相當厲害,沒有人能站立起來,除了能飛的青青外,所有人都趴了在地上。

一道巨大的裂縫突然在懸鈴身下睜開,懸鈴急急往一邊爬,但無奈還不及裂縫睜開得快,使他像穚一樣苦苦地支撐著,拼命地大叫。懸鈴本身有傷,這樣拼盡力使他的傷口又再度裂開,痛得他不小心手滑,往裂縫掉下去。

這時,青青終於忍不住飛到懸鈴的身後並一手抓著他。而小墨則催動願力飛起來,找回那個現在無法飛行的狄燄娜。

巨石最後終於裂開,大量的水湧入一片漆墨的裂縫之中。深淵之下一片漆墨,深不見底。而昏倒的九幽后亦一同掉進去。

「紫荊!」懸鈴使勁地把綑著弦的苦無飛出,務求把九幽后給綁著。但無奈弦不夠長,救不到九幽后。懸鈴急忙地道:「快,青青!追呀!!!」

青青一臉不爽地把懸鈴甩出去,道:「要追你自己追」

長長的呼喊聲劃過整深淵的底層,懸鈴一邊大聲豪哭,一邊把綑好的苦無擲向九幽后。這一擊剛剛好在九幽后身邊略過,懸鈴使勁一抽,就把九幽后給綑著。同時,他也擲出另一把綑著弦的苦無飛到深淵的牆壁上,把他和九幽后吊著。現在總算安全一點,但接下來該怎麼辦?他不會飛呀?!深淵持續震盪,他打出的苦無不夠深,很快就會被甩了出來,到時候他還是會掉下去!!!

起初,大家還以為漆黑的深淵下還有更深的地方,那裡才是饕餮被封印的地方。但突然一大片的白色巨石如閘門般不斷開合,把整個深淵的底層封著又再躺開。這景象完全顛覆了眾人的想法。他們身處的地方就是深淵的最底層了,而剛剛的那白色巨石並不是什麼閘門,而是一顆巨大的牙!!!

它不斷地開開合合,差點兒咬到被懸在半空中的九幽后。對那猛獸來說,深淵這個洞還是太小,任它怎樣擠,使整個深淵不斷在震,也咬不到任何東西。它突然用眼湊近,單是眼珠就已經把整個深淵的底部染黑。它見到了九幽后,懸鈴,小墨,與青青!儘管沒有人能眼到它的臉,但有那麼一瞬間,大家都覺得它在笑。

此刻,被嚇呆的懸鈴終於找回此理智,拼命地呼叫。小墨剛好把狄燄娜化回浮在左右兩邊的盾,立即傾出所剩無多的願力抓住懸鈴,帶著他連同九幽后一同飛住蟲谷。

那頭猛獸仿佛感覺到食物在跑,開始使勁地挖開深淵,把所有東西都呑下去。但對牠來說這洞口實在小得可

九幽后突然醒過來來。當她見到饕餮已經解除封印,興奮得大笑起來。現在她的任務已經完成,那位大人絕不會殺她,還可能重重有賞!!!

這時,饕餮突然停了下來,改而轉化為剛好空過深淵的大小,然後使勁地衝過來。牠全身混雜著棕色與黃色的毛髮,有著山羊一樣的角,彎曲得直指前方。牠那雙如同毒蛇的眼正緊緊緊地盯著九幽后不放,準備隨時張開牠半塊臉蛋大的血盤大口,用牠生的獠牙把九幽后咬碎呑掉。儘管深淵的岩壁有多堅固,牠那如虎爪般的四足都能穩穩地爪緊追上。

懸鈴難以置信地指著饕餮,道:「那有他帶這樣的?犯規,犯規呀!呀,牠追上來了。小墨,快點,快點呀!」

要是可以,他也想飛快一點。假如只是他一個人還好,但再多加一個只會亂叫亂喊的懸鈴及只會傻笑的九幽后,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體內的願力雖然一直在微微增加,但還遠不及他現在的消耗。眼見饕餮愈來愈近,小墨忍不住大喊,道:「喂,下面在一直狂笑的那一個,你不是說你們鬼族很捧可以控制得了牠嗎?還不快點動手?」

「哼,愚昧的人族,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下鬼族的本領!」九幽后非常淡定地催動屍氣,連打數個法訣,喝道:「去!!!」

一陣冗長的沉默,小墨仍在往死裡跑,饕餮仍然窮追不捨,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九幽后開始焦躁起來,瘋狂地連打法訣,重覆又重覆,但仍然什麼效果都沒有。懸鈴強忍著淚水,道:「你千萬不要說是法術失靈⋯⋯你是在騙我們吧⋯⋯是在騙我們吧?嗚嘩,不要呀!!!小墨,飛快點!」

這時,饕餮終於追上,並一爪把吊著九幽后的六道弦給弄斷,把懸鈴完全嚇呆,過了好一會兒才回神過來,道:「弦⋯⋯弦斷了!!!」

懸鈴用的可是花千韻的六道弦,諸天六道都能封,怎可能這麼容易就斷。小墨回眸一看,果然,本來拉著九幽后的弦已經斷了!而九幽后正被饕餮按在深淵的岩壁上,動彈不得。它聞了一下九幽后,然後將開口使勁地吸取九幽后的屍氣。

小墨把懸鈴放在一邊,道:「你自己先上去。」然後就回頭救九幽后。

懸鈴傻乎乎地用苦無插在岩壁,默默地看著小墨離開。他也很想飛,但饕餮這麼近,他釋出的真氣很快就被吸走,你叫他怎麼催動血脈去飛?

小墨直衝往饕餮的方向。這時,不知道是否幻覺出現,九幽后的身影與紫荊當晚在祠堂屋頂上的身影重疊。那一夜,涼風輕輕,吹拂起紫荊的秀髮。紫荊認真地道:「要是有什麼危險,請不要理會我們,把鈴哥帶回真虛宫。」

下一秒,清秀的紫荊變回了拼命掙札的九幽后。儘管她極力地抵抗,也難以抗拒由蒼天所創造的饕餮。牠生來就是吸食所有的東西,走的就是吞噬之道,那管你是八重萬古還是九重永恆?在牠的眼中就只有食物!

小墨奮不顧身地催動僅有的願力,紅紅的純陽真火化成了一條火龍直擊饕餮。

饕餮一感覺到濃濃的殺意,就立即將開口把整條火龍都呑掉,嚇得小墨傻了眼。突然,饕餮臉有難色,並開始嘔吐。小墨趁著這空檔把九幽后給救回。

被饕餮吸耳了大部分力量的九幽后顯得相當疲弱,意識有點模糊不清,道:「敖公子?」

那柔弱的聲音⋯⋯

有那麼一刻,小墨歡喜若狂地以為紫荊回來了。但當他見到這紅妝抺豔,一身喜興紅衣散發著淡淡屍氣的女孩就知道,她仍是九幽后。不過,有一點他開始確定,紫荊仍在!

 

===我是分隔線===

做人呀,最緊要少一點傲氣,多一點聽別人的話,別那麼倔,能屈能伸⋯⋯唉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