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話 —— 她是我的堂妹

一見到懸鈴被九幽后掐著脖子,小墨有種覺得他罪有應得的感覺,恨不得多讓他再受點苦才出手。但事關重大,他還是別鬧著玩。

正如紀大人所說,司徒世家的血脈果然是解除封印的鑰匙。正值存危之秋,小墨再也不吝嗇那點願力狠勁地揮動霜言,數十冰鋒利無比的冰錐直擊九幽后。

九幽后使勁地瞪了那些冰錐一眼,本想著用屍氣把它們迫散,誰料戶放出的屍氣全數消散,迫使他放開懸鈴急急往後退。

終於,懸鈴可以鬆一口氣像個斷線的公仔一樣滑到地上。怎料其中一支冰支錐正好插在懸鈴的眼前,差點兒擊中小懸鈴。隨後數十支冰錐直插在他的左右,其中一支更剛好插在他兩指之間,嚇得懸鈴的鼻孔差點掉下來,大聲吼道:「你這是要報復嗎?!」

「沒事的。」小墨笑道:「霜言辦事很小心。」

霜言是誰懸鈴固然不清楚。他只知道剛剛差點兒把他的血抽乾,只好急急地掏出福隆的口水塗在傷口上,並一灌而下。要是現在可以有紫荊幫他把傷口縫合那就最好不過。可說來也奇怪,她明明就在眼前卻又不再是她。

此刻,九幽后徹底被惹毛了。明明就近在咫尺,就差那一點點的時候突然出了一隻跳樑的小丑蹦來蹦去,使她氣得七竅噴出屍氣,怒髮衝冠,道:「給我去死!!!」她以八重天階之力化成屍爪劃向小墨,可由於在深淵裡任何力量都消散得極快,即使她卯足全勁,那道屍爪都變成了如同一般手的大小,力量大掉至一重天階,近乎與小墨催動那微薄的願力對等,剛好能與之抗衡。

可力量能對等,並不等於功架能對等。近乎單純的武力搏鬥,九幽后每一爪都相當狠勁,不是直取小墨的頭顱,就是瞄著心臟。來來回回的攻防,小墨都處於下風。九幽后可是力證萬古,身經百戰的老油條,豈是小墨這些黃毛小子可比疑?要不是小墨也有些式學底子,恐怕早就死翹翹。

突然,九幽后放下身段趴在地上撗掃一擊,把小墨絆倒在地上。她的動作非常流利,一個轉身就坐在小墨的身上把他壓制著,用爪往小墨的頭攻擊。幸好小墨及時反應用方天畫戟擋住。可九幽后那會就此罷休?左手不行就右手,來來回回瘋狂地近距離攻擊,快如雨下。小墨來不及擋就只好左右則頭來躲,可這能撐得多?他使勁地用腳亂踹亂踢,希能能把九幽九甩下來。九幽后早知小墨會有此一著,同時施力於自身加重重量。

這時,青青終於出現,用戰槌偷襲,一擊打在九幽后的肩上把她轟得遠遠。

把九幽后轟走後,青青還沒有放下戰槌,反而用力一甩砸向小墨的頭。甩掉九幽后,小墨頓時一身鬆,急急退開,怒道:「你搞什麼?!」

青青不爽地「嘖」了一聲,然後揮動戰槌果斷地砸向九幽后。

小墨也揮一揮手中的方天畫戟,並擺好架勢準備參戰。

「小墨~」狄燄娜突然從天而降,把小墨壓在地上,並緊緊抱著他,道:「我回來了~沒有我在身邊就不是很不習慣呢~」

小墨一腳把她蹬開,道:「先不要化武器。這裡用不到法力,多雙拳好比多個盾,你也來幫忙吧。」

語畢,小墨已經持著霜言衝了出去。大大的鞋印印在狄燄狄的臉上。她一臉興奮地揉著臉追上,道:「別掉下我!!!」

青青的戰槌攻擊力超強,為免力量散失太多,九幽后不敢使用法術,只好用屍氣緊緊地貼著雙手的表面化成如大掌大小的屍爪與青青搏鬥。青青沒有學過武術,只會亂揮戰槌,結果用不著幾招就被身經百戰的九幽后給踹走。

小墨立即補上。為免重蹈覆轍,他以守為主,分外謹慎地折解九幽后的每一招。薑果然是老的辣,她每一擊都非常爽脆,完全沒有多餘的動作,更沒讓小墨有進攻的機會。

這時,狄燄娜也跑來幫忙,可她平日只會用火系法術的她根本不會干架,一招就被轟開了。

反正那女的特別喜愛被人揍,小墨懶得把她召回。可就在小墨剛剛分神之際,九幽后一腳把小墨踹開,衝向靠著巨石的懸鈴。這時,青青剛月好回復過來立即攔在她的前方,但很快又被轟走。小墨亦很快立即趕上 ,二人來來回回使九幽后難以前進。他們就像車輪戰一樣,源源不絕。而狄燄娜亦拼盡作為盾的責任,即使被轟走了,也立即趕回來攔在她的前方。本來那瀑布聲已經使九幽后煩躁得很,現在還一直受阻,使她理智快如線一樣斷開,怒道:「臭小子,還不快來幫忙?你是不是想這女孩被毀?!」

懸鈴吃力地爬起來,小墨急道:「懸鈴,別壁她的話!」

眼見唯一的救星一直都呆著,九幽后的理智最終斷開,吼道:「滾!!!」她再也不理會力量消散,把八重天階之力傾注於雙手把小墨等人一一轟走。但由於屍氣消散得奇快,並沒有把眾人轟得多遠,很快又趕回來。但只要給她一點時間就非常充足。她傾盡全力瞄著懸鈴的脖子蹦過去,五指如銳利的刀鋒等著懸鈴。

「懸鈴!!!」小墨與青青等人拼命地追上,但他們那平凡之驅那能跟九幽后的一步千里比?

尚未能回復的懸鈴連站立都有點困難,可他突然向九幽后擲出數把苦無。

九幽后微微一笑,屍爪一揮就把所有苦無擊落,張開屍爪直取懸鈴。近在咫尺,眼見她的屍爪快要刺到懸鈴的瞬間,,她突然全身繃緊,無法動彈。九幽后驚訝地道:「你⋯⋯」

多把苦無插在地上,把九幽后給牢牢綁著。雖然有苦無的幫助,但基本上都是靠著懸鈴自身的力量來封著九幽后的行動。她愈是動,插在地上的苦無愈是不穩。

懸鈴喊道:「青青!小墨!」

小墨與青青對視一眼,立即撲上。

狗急跳牆,九幽后催動全身的力量激出八重天階之力把眾人迫開。可她的屍氣消散得很快,變相未能把小墨他們迫得很遠,他們很快又衝向九幽后。這時,整個深淵再度抖動起來。劇烈的震動比之前的更為激烈,而底下那猛獸的咆哮聲把為激昂。強烈的震盪使眾人都無法站起來趴在地上,而青青則立即飛了起來。

這地震幫助了九幽后擺脫了懸鈴的六道弦,於是一手抓著懸鈴衝向巨石。就在九幽后抓著懸鈴的瞬間,狄燄娜正好抓著九幽后的腳,而青青則剛好趕上,狠狠地用戰槌一擊打在九幽后的背上,把她轟到巨石上陷了進去。轟隆一聲,滿身傷痕纍纍的九幽后流下大量的血來,使懸鈴更為心痛。但九幽后乃八重天階萬古,這點皮外傷算不上什麼。只要不傷及神魂就不會有事。

沒有屍氣護體,九幽后頓時昏倒,讓眾人鬆一口氣。剩下的只要把她打撈給紀大人,相信整個事就此告終。

突然,巨石亮起了耀眼的紅光,並瘋狂地吸取九幽后身上的血。青青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道:「怎⋯⋯怎回事?不是說只有司徒世家⋯⋯」

懸鈴吃力地道:「她是我的堂妹,自然也擁有司徒世家的血脈!」

===我是分隔線===

有時我在想,多得這一個疫情,我才有幸寫這麼多。

這個故事已經到結尾了,而手稿也已完成結局,差尾聲。

很感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謝謝大家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