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手錶上的定時鐘響起,我不得不告別小海,並約定明天再來。

剛回到家,媽媽就已經煮好了午飯坐在客廳裡,一臉笑意的看著一封書信。

她一看到我出現,就開心的問:“珍珍,你回來啦,你猜……是誰寄信來啦?”

我不明所以的歪歪頭,望著她。

許是見我很疑惑的樣子,她便自己說了出來:“是爸爸哦!”

“爸爸?是爸爸?!”我聽到是爸爸,頓時也開心不已,“好耶~!!媽媽,爸爸說什麼了??他有說想我嗎??我們什麼時候能見到爸爸呀?”

“呵呵,爸爸有說很想珍珍哦,而且還說在那邊的工作已經穩定下來了,讓我們搬過去跟爸爸住在一起唷,我們可以每天都見到爸爸哦,是不是很開心呀? ”媽媽非常歡快的宣佈著這個“好消息”。

但我聽到“搬過去”這三個字之後,就興奮不起來了。

我伸手抓住媽媽的衣角,落寞的說:“媽媽,我們一定要搬嗎……”

媽媽見我一臉悲傷,以為我是捨不得這裡,捨不得那些小伙伴,她安慰我說:“珍珍,媽媽知道你捨不得這裡,但是爸爸的工作在那邊,想要每天見到爸爸就必須要搬過去,而且我們也可以在放假的時候回來玩的,好不好?”

我知道媽媽很想爸爸,而我自己也很想爸爸,但……

“嗯……我知道了……”我無力的回應她,心裡卻很鬱悶。

從聽到這個消息起,我就顯得悶悶不樂,飯也吃的很少,一整晚我都在想著爸爸和小海,我知道我該選擇爸爸的,但腦海裡卻忍不住想到小海。

第二天,本該一大早跑出去找小海的我,卻待在家裡,坐上書桌前,望著窗外。

媽媽說明天就會帶我去退學,三天之後就要搬離這裡了,我真的很捨不得,捨不得這裡,捨不得小伙伴們,捨不得……小海……

想著想著,我突然站了起來,跑到客廳時喊了一句:“媽媽,我出去一下。”,便含著淚跑了出去。我跑到小巷裡,卻不見小海,於是我直接躦進缺口,跑到櫻花草地,途中還不停的張望,尋找小海的身形。

跑到櫻花草地也不見小海,我不禁不安起來。

小海……小海怎麼不見了……想到小海不見了,我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

“嗚嗚……小海大騙子!明明答應了我不會消失!不會讓我找不到的!!嗚嗚嗚……”我坐在草地上嚎啕大哭。

盛夏的暖風吹過,翻起了地上的花瓣,花瓣隨著風一直向著櫻花樹的深處飄去。

當我不經意睜開眼的時候,看見花瓣像是有目的似的往同一個方向飄,便站起來跟著花瓣所到之處走去。

記得這個方向,好像是老櫻花樹那裡的,於是我加快速度跑去。

果然,出現在眼前的便是那棵巨大的櫻花樹,仔細看可以看到,樹下有個男孩正躺在那。

我走上去,跌坐在小海身旁,無聲的落淚。

太好了……小海還在……小海沒有消失不見……

淚水一滴一滴的落下,卻是因為放心、安心而掉的。

可能是感覺到了有人的氣息,小海慢慢的睜開眼晴,卻看到我掉著淚望著他。

“誒誒??珍珍怎麼又哭啦??”他嚇得立刻坐了起來,著急的問我。

“哇嗚嗚……”他不問還沒什麼,一問我就覺得委屈的哭了起來,“我剛才在外面……見不到你,進來之後……又找不到你……我以為… …你消失不見了嘛……嗚……”

我吸著鼻水哭訴,小海就一邊幫我擦著淚,一邊苦笑的回道:“好了好了,是我不好,我見你上午沒來,想著你今天應該不來了,所以才在這裡休息。讓你擔心了,對不起啊。”

“哇嗚嗚……”聽到他說上午,我突然想起了來找他的原因,更是止不住自己的淚水和哭聲。

“乖乖,不要哭了,就原諒我好嗎?”他好像還以為我是在因為找不到他而哭泣,不停的安慰著我。

“不是的……我是……因為要離開而哭的!嗚嗚嗚……”我哭著把搬家的事情告訴了小海。

小海聽完之後,伸手抱著我的頭,輕聲的說:“你真是個小傻瓜呀,只是搬家而已,又不是以後都不能見面了,只要你想,隨時都可以回來不是?”

小海說的很輕,以至於我沒有發現他聲音裡的顫抖。

雖然他這樣說,但我還是有點不安的說:“可我就是害怕,萬一……”

“哪有什麼萬一。”我的話說到一半便被小海打斷了。

他拿起我的手,按到身後的老櫻花樹的樹根上,與我約定:“這樣,等到你滿十八歲的時候,我們就在這裡見面,我跟你約定,我一定會回來這裡的!”

他用那隻比我略大一點的手輕壓在我的小手背上,給了我承諾。

“嗯!我也一定會回來的!”我點點頭,堅定的承諾。

我卻沒有發現小海的話裡,說的是“我一定會回來的”,也沒有發現小海的笑容裡,藏著一絲的隱忍,更沒有發現在我轉身離去的時候,小海臉上的一沫淚光。

一連三天我都忙著退學,還有跟曾經的朋友們道別,我跟瑩瑩哭的像是經歷了一場生離死別似的,難分難捨。

“嗚嗚……珍珍啊,你走了以後可不能忘記了我啊!!這是我最喜歡的娃娃,給你了,嗚嗚……你回來的時候也要把它帶回來啦。”瑩瑩遞給我一個布偶女娃娃。

我拿著她的送別禮物:“嗚嗚……我會的,你也不能忘記我呀!嗚嗚嗚……”

到了離開的時間,我站在家門前,深深的望了一眼這個住了六年的家,才拿著自己的小背包跟著媽媽坐上計程車。

在車子經過一個巷子的時候,我看見小海正站在那向我揮手道別。

我又不禁的掉下了眼淚,媽媽在旁邊一直安慰著我。

計程車把我們送到了火車站,我和媽媽一起去買了票跟飯盒之後,我們便坐在附近吃著等。

這是我第一次坐火車,對於一個小孩子來說本應該是激動、興奮等等的情緒吧。

但我卻悶悶不樂,有著種種對陌生的環境引起的不安,甚至沒有聽見媽媽說要去對面買瓶水,讓我在這等著,千萬別走開的話。

於是當我在不安中抬起頭叫媽媽卻發她不見了的時候,我立刻跳的站了起來,大喊著:“媽媽!媽媽你在哪裡!!”

“嗚嗚……媽媽!嗚嗚……媽媽你在哪裡啊嗚……”甚至漸漸的哭了起來。

終於買完東西的媽媽發現了我在哭,便急急的趕緊跑了回來,抱著我安慰:“乖乖,不哭不哭啊,媽媽在這呢,對不起,媽媽道歉,媽媽不會再留下你一個了啊,乖……”

我聽不進媽媽說的話,只是緊緊抱著媽媽,盡情的哭了起來,直到哭的累了睡了才停下,媽媽便就這樣抱著我。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上的火車,只知道媽媽把我喚醒的時候已經快要下車了,媽媽拿出一條手帕,用水沾濕後擦了擦我的臉,讓我提起精神來。

隨著火車內的到站提示的聲音響起,媽媽便拿起我們的隨身物品,牽著我的手往火車門的方向走去。

我們剛下了火車便看見許久不見的爸爸站在站門前,在看到我們時,臉上漫開了笑容,舞動著雙手示意他在那裡。

當看到爸爸的那一刻,我已經率先鬆開媽媽的手向他跑過去,開心的大喊著:“爸爸!爸爸!珍珍好想你!”

爸爸把我抱了起來,笑著回我:“呵呵,爸爸也好想珍珍哦,我們珍珍都長這樣大啦,有沒有乖乖聽媽媽的話呀?”

“當然啦,我最愛媽媽了。”我驕傲的說。

沒想到爸爸卻一臉難過的樣子說:“珍珍只愛媽媽,不愛爸爸了,爸爸好傷心啊。”

“不是不是啦!我也最愛爸爸了!!”我一聽爸爸這麼說,立刻緊緊的抱住爸爸的脖子。

耳邊傳來爸爸得意的笑聲:“呵呵,爸爸也最愛珍珍啦!”爸爸一臉高興的抱著我轉圈圈。

媽媽走到了我們旁邊,笑著看我們父女玩耍,開心的團聚氣氛,讓我忘掉了離別的悲傷。

我在這個城市開始了我的新生活,開始上學,認識新的朋友,漸漸的淡忘了小時候的回憶,還有……那個約定……

後來,我和爸媽,還有之後出生的弟弟,一起回來老家探望老鄕。

循著印象中的方向,我緩緩走到記憶中的路。

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片荒蕪,這裏沒有農田,更沒有耕作的人們﹔沒有粉綠交織的草地,更沒有在櫻花樹下等著我的人。

有的只是一根毫無生息的樹幹。

如今到了十八歲約定的日子,明知道那個約定是不可能實現的,我還是再次來到了這裏。

聽說這個地方就要被拆除,改建一幢房子了。

我伸手摸上那根樹幹,心裡還是有些不捨的。

“那個……你還好嗎?”

一道溫柔敦厚的聲音把正沉醉在回憶之中的我拉了回來。

我轉身看向來人,一種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

或許這一刻才是我故事的開始……

(完)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