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話 —— 破陣眼

在妖狼王聚氣之時,司徒凌霄早已對他有所戒備。當妖狼王一躍而起,司徒凌霄立即掉下一句「長老,這邊靠你了。」然後也跳到涼亭頂上。

雖然白掌長老的修為不低,可面對著曾經的家人或是徒弟們,他都無法像宗主一樣決絕,尤其對手是他的愛妻,更不知道該從何入手,只能用綑綁。可是任他綑多少次,絲線很快就被其他的屍體切斷。現在少了宗主的支撐,更吃力不少。

磅礡的鬼氣與妖氣混在一起,從上方砸下來。但司徒凌霄依然不慌不亂地盤絲。指尖在其中一條線上輕輕一彈,單單一個音韻就讓整個空間震動起來,除了涼亭下的人外,所有園內的絲線都被切斷,人和物都被這一波力量掃到一邊去,連同躍到半空中的妖狼王都被這一波力量彈開。

雖然司徒家目前的危機都解除,可小墨卻無辜地掃到屋內去,同時整座屋塌下來,吃下一口灰。要不是早早半化形有著堅硬的龍鱗,早就給壓成柿餅。

小墨吃力地爬起來,忍不住吐了一地血。把神識往內一探,發垷體內的五臟六腑都亂成一團,有的更已經碎掉。幸好龍族生命頑強,自我修復力不弱,立即催動龍之力與妖氣自救。眼見涼亭安然無恙,小墨立即退回去,順道按著想要撲出去的懸鈴。

「放開我!小妹!娘!」

「你冷靜點!」小墨怒吼:「他們是屍體!幾條被操控的屍體!」

「不可能!屍體又怎會盤絲?!」

「少主,冷靜點!」白掌壓抑著激動的情緒,說:「她們都不過是被那隻狼妖術士的控屍術操控。」

被剛剛的音韻一掃,整個前園及側邊的房子掃成一片空蕩的平地。除了安穩泰然的涼亭外,僅有吐著血的三隻狼妖,以及勉強站著的妖狼王及毫髮無損的國師。

三隻狼妖也吃力地從瓦礫中爬起來。即使有妖氣護體也好不了小墨多少,被剛剛的音韻一轟不單傷了不少內臟,還斷了不少骨頭。

看似大勢已去,可站著的國師依然勾起邪邪的笑容,說:「看來那東西真的在這裡。剛剛那不可能是地階該有的力量。你用絲線連結那東西再強取它的力量吧?」

司徒凌霄怒瞪著國師,說:「你果然是衝著那東西而來!」

「什麼東西?」妖狼王驚訝地道:「我們不是來營救吾兒嗎?」

「煩死。」國師輕輕地用手一甩,重重的鬼氣砸在妖狼王的身上使他滾到一旁去。三隻狼妖都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這一幕。可驚訝的又何止他們?那妖狼王不久前才霸氣地壓著司徒凌霄來揍,可今天這國師隨手就把他甩開。他到底是什麼人?!

國師鬆鬆手腕,然後邪邪一笑,道:「要找兒子就去問那個滿頭白髮的老懵懂!說不定他會知。」

這時,眾人的焦點都落在白掌長老身上。

「你怎會知道?!」白掌警戒地看著國師。

這時,國師放下兜帽,長長的白色頭髮滑下來,左邊頭長著一根仿似珊瑚的紅色角,本來的眼白成了黑色,赤色的雙目散發出令的毛骨悚然的氣息,天地變動,本來蔚藍的天空突然烏雲籠罩:。

「因為整件事都是我一手策劃的,不然區區一個地階初段怎能闖進狼妖族的宫殿?怎了,給你的錢好花嗎?」

紫荊從白掌的身邊退開,說:「錢?爹,他說的話是真的嗎?所以狼妖族之所以會攻進來都是因為你殺了狼妖族的王子?」

「不可能!我沒有殺掉他們的王子。我只是把他偷出來,然後交給了他⋯⋯」用不著把話說完,白掌已經感悟到事實的真相。

「原來我們雅安鎮以及司徒世家數千條人命就是因為你的一時貪念!」

「紫荊!千萬別被那人動搖!」宗主斥道:「你爹沒有錯。管他收錢沒收錢,只要是妖的都該死!假如我在場,我定會立即斬殺!」

那國師嘖了一聲,說:「司徒凌霄,你真的很多事。你不覺得看他們倆吵架會有有趣嗎?」

「你們鬼族真喜歡撩事鬥非。」

「哎呀,被看穿了?」國師全身冒化煙,冒出了一身純潔的白色衣裳,說:「剛剛那一擊過後你應該很清楚你不是我的對手。以凡人之軀催動天階者的道器,你真的能吃得消?」

雖然他完全沒有催動任何鬼氣,可司徒凌霄已經冒著冷汗。國師才往前一步,宗主立即喝道:「你敢再往前踏一步我就引爆大陣!」

「和你的兒子一起?」國師仰天大笑,爆出強勁的天階之力。除了宗主之外,眾人都吃力地半跪在地上。而那三頭狼妖更因為來不及防備而昏倒在地上。

「居然敢冒充本國國師,刺殺吾兒,我要撕了你!」妖狼王催動全身的妖氣和鬼氣與之抗行,把所有力量集中於劍上直取國師首級。

可國師僅僅一隻手就抓住了劍刃,道:「這東西借你可真浪費。」

妖狼王手上的劍突然化成黑霧,變成了一把白色的油紙傘。森森鬼氣從中溢出,化成濃烈的鬼火由手燒至妖狼王全身,使他痛苦不堪。不消幾秒功夫,堂堂妖狼王就這樣燒成灰燼。

下一瞬間,國師持著油紙傘出現在司徒凌霄的身後,說:「先破你陣眼。」

鬼氣一爆,整座涼亭立即崩塌。同一時間,司徒凌霄的手指一拉,立即觸動涼亭下的機關,頓時整個涼亭的地板下陷,小墨連同懸鈴一眾人一同往下墮。

「哈哈!果然在下面!」

就在國師也想一同跳下去的同時,司徒凌霄及時綁著他拉回地面,道:「你的對手在這!」

頓時,晴朗的上空忽然烏雲密佈,頻頻傳出雷響。

國師驚訝地看著上空,道:「渡劫?你瘋了?」

「我沒瘋。」司徒凌霄笑說:「我是要抱著你一起死。懸鈴!好好保護好花千韻大人的道器,司徒家以後靠你了。」

「好,我就跟你玩玩!小的給我追!」

隨即,數百具屍體一同跳進坑裡。坑外雷電交加,一勁重雷直劈下來。

「爹!!!」

===我是分隔線===

很高興今天一早起來見到其他作品了!

各位作者!加油!別被我一人洗版!讓這網運作起來!

今天早上一起來喉嚨痛很痛,喝每一口水都是淚。

我到底要多久才能好起來?

作晚看擠出點時間看新喜劇之王,讓我覺得,沒錯,就算我寫的作品沒有太多的讀者也沒關係。

只要我一直寫,一直寫,十年,廿年,文筆只會愈好,到時候假如有一天能成功,這就可以了。

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呢。

加油!

“只要沒有放棄,就沒有失敗!”——新喜劇之王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