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話 —— 妖狼王

小墨雙手抱拳,有禮地說:「宗主大人,這是我家秘傳的血脈覺醒之術。在下小墨,與懸鈴是同門,同時也是好友。」

「你騙得了白掌可騙不了我。說,你到底有何目的?」

「我真的沒有騙你,這是真虛宫的道袍,你看。」

「道袍可偷可搶,為求目的不擇手段不正正是你們妖族最喜歡的辦事手法嗎?狼妖犯邊,而你又恰巧接近我們司徒世家,必有所圖!」

「崩」一聲,前院的門連同周邊的牆被轟開,濃濃的煙塵中漸漸露出六個人的身影。領頭的是一個穿著一身以白骨組成的鎧甲化成人形的狼妖,身後跟著三個小墨不久前在戰場上遇上的三隻狼妖,及一個穿著長長的黑色長袍把全身上下連同臉都裹著的人,而他們身後拖著一個被綁著的女孩。

眾人立即跳到宗主身旁戒備。

「爹!」

「紫荊?!」白掌長老驚訝地站起來 。

穿著白骨鎧甲的狼妖怒瞪紫荊,道:「殺。」

一聲令下,狼三高舉手上的狼牙棒往紫荊的頭砸下去。

小墨立即催動龍之力卯足全勁直奔過去。站在前頭的白骨鎧甲人瞬間拔劍向小墨頭上劈。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整個世界的時間仿佛凝結了一樣定了格。小墨在白骨鎧甲人身邊擦過,一手抱著紫荊,一爪直取狼三的心胸,把他轟到一邊去。

狼妖們爆出一勁妖力,把凌霄的絲全數震斷。大狼及二狼及時用狼牙棒砸向小墨。可小墨早已經退回到凌霄身旁。

「謝謝。」小墨道。

司徒凌霄繼續控絲,想要纏著那五隻狼妖,可那領頭的白骨鎧甲人手中的劍一揮,一股怪異的淡黑色火炎包著他們,使所有的絲線都燒光,任司徒凌霄如何伸延過去都無法綑得到他。

雖然小墨見識不廣,可這淡淡的黑色火炎並不可能是妖氣,而是陰森的鬼族怨氣!

「司徒凌霄!快把我兒還給我!」

「我已經跟你說過很多遍,你兒子不在我手上!就算在,我也會把牠斬成十塊八塊讓你回家慢慢拼!」

「可笑,假若不在,你又何必把你的家纏起這麼多絲?」

「我司徒家的事要你管?」

「奸賊!今天我就拆你司徒府把吾兒救出來!」

司徒凌霄笑說:「尊敬的狼妖王陛下!你可當心,我之前已經跟你說過我這盤絲大陣要是被破壞或觸發超過一半,就會引爆我們腳下的大陣,到時候你跟我都難以脫身。」

「你看我敢不敢!」

狼妖王高舉手上的劍,陰森的鬼氣如洪流般散出來。這時,身穿黑袍見不到臉的男人一手抓著狼妖王的手,道:「狼妖王陛下,請三思。假如王子殿下真的在這,恐怕也難逃一劫。」

「那我們可以怎樣!」

「破陣。」黑袍男看著凌霄身後的涼亭,說:「只要破壞陣眼,到時候陛下想怎樣轟都可以。」

「此話當真?」

「堂堂狼妖族國師,固然對陣法有一定認知。我可以感應到地下有一股強大的力量。這裡貴為大陣中央,想必就陣眼,而那坐涼亭就是連結地下那股力量的媒介。只要媒介被破,就再無法牽動那股力量。」

狼妖王微微一笑,說:「小的還站著幹什麼?去!」

大狼及二狼扶起受傷的狼三,一同殺過去。

「紫荊,快解開懸鈴的絲並送他回真虛宫!」宗主手上的絲線一拉,隨即傳出園外多座建築物崩塌的聲音,三頭狼妖都站在原地不敢動,以為凌霄準備要出大絕。凌霄接著說:「你們要是敢要往前行一步,我就立即引爆大陣!」

國師運勁一掌打在地上,森森鬼氣由他的掌心擴散開去。

雖然不知道他在散什麼花招,可凌霄為僅慎及時運氣阻擋。

「爹!我留下來陪你!我們一起宰了這幾頭狼妖!」

「給我滾!礙事的傢伙!」要不是懸鈴在 ,他一早抱著這幾隻狼妖同歸於盡!

鬼氣散去,周邊的泥土開始微微抖動,每一個墳墓都伸出一隻手來,吃力地挖開泥土。懸鈴極力地咬緊牙關不叫出來,可他的雙腳早已出賣了他。

眾人背靠背圍成一團戒備,現在要走好像不太可能了。

「秋兒?」白掌長老難以置信地看著愛妻的墳墓爬出一個熟識而又陌生的身影。

「娘?小妹?」

懸鈴的母親雙手控絲,所幸小墨眼明手快,一爪又一爪地把所有襲向懸鈴的絲給斬斷,說:「懸鈴,別愣著!」

「娘!是我!懸鈴回來了!難道你不認得我嗎?」

「笨蛋!那不是你娘了!」凌霄以一人之力用絲斬斷百多位曾是他族人的絲,順道斬掉其中一屍的首級。可那屍居然還可以繼續盤絲,即使斬斷了手還是會向著他們這邊跑來。為了省事,著凌霄把他斬地碎片,道:「把他們斬成碎片!」

「我做不到!」紫荊快要被淚水掩蓋了眼睛。她努力地只綁不斬,可很快就被其他屍體給解救。這些都曾經是她的同門兄弟姐妹,朝夕相對,一同玩,一同住,怎能說斬就斬?!

小墨一躍而出,一爪把其中一具屍體給撕了。

「小墨!你在幹什麼?!」

懸鈴立即盤絲想要綁著小墨,可身手敏捷的小墨迅速一躍就跳到一旁,用爪把另一具屍體斬成碎片。

這些人在小墨的眼中又不是誰,反正都死了,再斬成碎片又如何?

但要懸鈴眼白白地看著自己的族人一一被斬,實在難以忍受。即使死了,也還是他們的人!懸鈴崩潰地大吼,誓要把小墨斬成碎片。可這時,他的雙手居然被絲線綁著了。而綁著他的人,正是他最疼愛,最笨拙的小妹!

另一邊廂,缺少了懸鈴的阻礙斬殺是快了,可三隻狼妖突然圍攻小墨,使小墨比之前更為吃力。一邊要躲開狼妖的攻擊,還要躲避那些屍體盤來的絲線,迫著小墨動用了不少妖力,玉靈珠內的妖力快要枯竭了!

為免破壞外頭的絲線而引爆巨陣,三隻狼妖都不敢動用血脈覺醒,行動也更為僅慎。

狼妖王摧動手中的鬼劍,一股強勁的力量爆出,森森鬼氣燒斷附近所有絲線。牠一躍而起,以力壓山河的氣勢向涼亭砍下來。

===我是分隔線===

太高興了,終於見到其他人的文章,一直以來見到自己的有點內疚,好像整個網都被我攻陷似的。

今天的情況好了不少,然後因為之前鼻水倒流,現在喉嚨痛T^T,不知道是不是重感冒的關係,總是聞到一陣怪味。

希望可以快點好,

我很想吃炸雞!

希望肺炎快點過去,我很想去唱K,去吃好吃的。

在家這麼多天,已經長出了不少奇奇怪怪的蘑菇了

還有!你們這些看了的人!快給我點讚,和心心,最重要是分享!不分享我生氣!

哥生氣起來不簡單!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