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小墨準備起跑的瞬間,一雙手忽然抓著小墨不放,放聲大哮:「完蛋了!我這次死定了,你一定要救我!」

 

「你誰!」

 

「我這次死定了!一般高階武者上山也得花兩三個時辰才能登上山頂,像我這些一般的武者怎可能登山!我完蛋了!要是我這次考不成,老爸一定殺了我!」

 

「這次不行就下次!滾!」

 

小墨用力地甩腳,可無論他怎麼甩也甩不開那個茶色頭髮的男孩。

 

「我剛剛好像見到你和另外一個女孩跟游申總堂主一同從虛空中走出來,想必你一定是個猛人。」那該死的傢伙含情脈脈,眼泛淚光看著小墨,說:「不如你背,我,上,山~」

 

「有病!」

 

「我叫司徒懸鈴,請多多指教。」

 

懸鈴爬到小墨的的背上,緊緊地抱緊他,任由小墨怎樣也甩不掉。

 

「教你的頭!給我滾下來!」

 

「我們沒時間了!」

 

「怎麼會這麼爛纏的!」

 

「嘿,我爸也是這樣誇我。」

 

「我不是在誇你!」

 

「我們得快點!我們要一個時辰完成三個時辰的路程!」

 

確實,在這麼磨下去也不辦法,天知道他要是失敗了紀日照會不會不收他為徒?到時候那精衛鳥可得意。再者,小墨可是一條騰龍,天生有龍之力,背著一個人類有何難?

 

「你自己小心,被甩下來我不負責。」

 

雙腳儲力一蹬,一百勝百步。在背上的懸鈴驚嚇得跟剛剛一樣大聲尖叫。

 

踏過巨石後是另一個空間。這裡跟剛剛仙氣氤氳的光景完全相反,是一片殷紅色的天空,及焦黑的山谷。才不出百里,就見到地上躺著不少剛剛爭相向前的世家子弟。他們身上並沒有致命的傷口,且大都筋疲力盡而倒下,不省人事。

 

「這麼快就淘汰這麼多人?」

 

「不可能!以往的試驗都只是測試武者們的體力⋯⋯這裡不是太白真虛,是蒼莽之地!我們死定了!怎會在這裡!」

 

這傢伙一直喊,吵得小墨有點心煩意亂。

 

「先別亂,告訴我這是什麼地方!」

 

「我們都得死!這是拜月式的領地!我們怎麼會到這裡來!救命!」懸鈴緊緊地扣著小墨的頸,害他差點喘不過氣來。

 

「別吵!煩死!」小墨忍不住怒吼,繼續奔跑。

 

被小墨這麼一罵,司徒懸鈴只好咬著唇忍著眼淚,繼續緊緊地抓著小墨不放。

 

一路上盡是其他躺著的考生。這到底是試煉的一部分,還是拜月式的手筆?他是不是該跑下去?還是停下來把這些考生都放在安全的地方?可安全的地方又在那?更奇怪的是,他們又是被什麼襲擊?

 

突然,在小墨背上的懸鈴不斷地拍打小墨的肩,努力發出“唔唔唔”的聲音但又不說話。

 

「你有話就說!」

 

「你剛剛不讓我說!」

 

「⋯⋯」

 

跟著懸鈴的手指望過去是一雙巨大得很的嘴脣,中間有著一顆巨大的眼珠,而瞳孔中間正伸出無數的長手抓著一個女孩子。女孩放聲尖叫,可這距離就算小墨傾盡全力也得花點時間,更何況身後還有一個麻煩的懸鈴?

 

那妖物比人還要大一點,十多隻手把女孩拉到嘴脣邊,然後用力一吻⋯⋯嘔心的吸啜聲隨即傳出,嚇得小墨和懸鈴一愣。

 

這麼亂七八糟的妖怪到底是什麼東西!

 

那個被吸啜的女孩掙扎了好一會兒後最終失去所有力氣,像洩氣的娃娃一樣,任由那妖物掉到一邊去。

 

「你幹麼停下來!有十多隻向著我們這邊來!」

 

怎可能!難道小墨的龍感失靈嗎?

 

果不其然,十多個如同雙唇一樣的妖物同時躍起,把小墨和懸鈴重重包圍!

 

在背上的懸鈴開始抓狂,不斷揮舞雙手,一時間使小墨站得不太穩。

 

「給我冷靜點!」

 

但無奈司徒懸鈴已經進入完全暴走的狀態,任小墨怎樣罵也毫無效用。可以的話小墨真的很想把他丟在這裡讓他自生自滅。但又不忍心⋯⋯唉,都怪文殊那傢伙,什麼上天有好心之德⋯⋯

 

無奈之下小墨只好扎好下盤,準備迎戰。單憑這些小妖怎能取得了小墨的命?大不了化回龍形,把牠們通通踩死。等等⋯⋯這會不會是太白真虛的道士搞出來的測試之一?要是他化形了,那豈不是露餡了?

 

可惡!

 

「救命呀!我們這次死定了!」懸鈴繼續亂吼。

 

就在那些妖物近得可以出招時,牠們忽然全部停下,就像時間被凍結一樣,任牠們怎樣動也好都依然動不了半分。

 

在能觀察秋毫的龍眼之下,小墨見到多條幼細的絲線正把牠們通通綑綁著。而把牠們綑綁著的功臣,居然是在小墨背上抽著鼻水的司徒懸鈴。

 

「可以呀!」

 

既然不用動手,小墨就繼續跑。一路上依然有不少紅脣妖跳出來,可不少都在現身不到一秒後就被小墨背上的司徒懸鈴用絲給纏著。

 

雖然懸鈴好像完全失控一樣胡亂地揮動雙手,抓狂吶喊,但小墨的心底清楚知道這個人的感知能力絕對在他的龍感之上。而他那盤絲的手法,完全是練得爐火純青的自然反應,跟他本人好像⋯⋯不太有關係。看來訓練他的人可費了不少心機。

 

但是,如果他不大聲吼叫的話,或許會少吸引些妖怪過來。

 

在路上開始見到不少被斬殺的脣妖,亦有不少被脣妖纏著的人,最終被司徒懸鈴給救下,一個又一個,由十個變二十多個,然後成一支小隊跟在小墨的背後一起跑。而愈往後段路,救下來的人愈強。

 

一路上輕輕鬆鬆的,再走下去相信很快就可以跑到耀陽宫(如果這不是拜月式的圈套)。小墨忍不住誇賞司徒懸鈴,說:「想不到你蠻利害的。怎麼你的線好像怎麼用也用不完的?」

 

司徒懸鈴眼泛淚光,抽著鼻水,說:「用,用完了。」

 

「什麼?」

 

「怎辦!要死了!救命!」司徒懸鈴抱著頭大吼,再次步入崩潰狀態。

 

開什麼還笑!?剛剛還在誇你,以爲找到了一個好的搭檔,怎料居然一點也不靠譜!

 

這時,十多隻脣妖同時跨出,截去前路。

 

「救命呀!我不想死!!!」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