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聽三哥說的故事中,每當主人公遇到困難時,身邊總會有朋友出來救他們,然後一同共患難,最後解決問題,結局完美。小墨也很渴望自己也能夠遇到一個這樣的朋友,亦很相信終有一天自己也會遇到一個能夠肝膽相照,兩肋插刀的好知己。但萬萬也沒想到自離開龍宫成為文殊菩薩的弟子後,每當他遇到危難的時候,不單沒有人會救他,還總會有一隻精衛鳥跑出來搗亂。

 

青鳥忽然飛到小墨的臉前,張開那銳利的爪往小墨的眼刺過去。「該死的傲孿!居然斗膽睡我。你這條渣龍!我今天就要滅了你!」

 

跟精衛過招這麼多年,她的那三度板斧小墨最熟悉不過。立即左閃右躲,以牙咬還擊。可精衛也很熟悉小墨的習慣攻勢,根本無法傷及她分毫。一時間,一龍一鳥打得難分難解。

 

「居然斗膽無視我!」個子小小的福隆跑上前咬著小墨的龍尾,含糊地說:「看看我的厲害!」

 

「傲孿⋯⋯姓傲的龍族⋯⋯」紀日照托著下巴陷入苦思。「你們三個給我坐下!吵死了!」

 

面對帶有強勁煞氣的吼聲,一龍一鳥一小獅急急一橫坐好。

 

「所以你是東海龍皇,傲廣的兒子?」

 

「是的。你認識我爹?」

 

「呵呵,原來這麼多年了?為什麼你會來到這小千世界?」

 

「這個⋯⋯」

 

事實上,小墨也不太清楚為什麼文殊菩薩會把他送到這世界來,只能把當天發生的事一一說出來。紀日照聽完後掩嘴一笑,說:「果然是佛門作風。」

 

「對!常常說什麼『施主機緣未至,待時機成熟就自然明白。』媽的,經常把話說得一半就停下來,搞到我一頭霧水。求得神拜得佛就自己想找他救命!還叫人等一下。」

 

看著小墨的模仿,紀日照再也顧不及儀容大聲地笑出來。

 

見到紀日照那失態的笑容,褔隆忽然間覺得眼前的紀日照大人非常默生。在他的心目中,紀日照大人永遠都是個拘束嚴謹的人,從沒有大聲笑過出聲。

 

能夠笑逐顏開地放聲大笑,可真是第一次。

 

好不容易收起笑聲,紀日照終於認真起來,說:「先聊正事。你們倆還未會粹煉自己的妖氣,又不會收斂,在這個世界會很危險。這裡的人都很討厭妖⋯⋯褔隆,我的玉靈珠還有嗎?」

 

「有!很多,日照大人要多少都有!要全都吐出來嗎?」

 

「兩顆就可以。」

 

「即辦!」

 

褔隆像牛一樣反芻⋯⋯不是扣喉!然後發出令人一點也不舒服的嘔吐聲,從口中吐出兩個巴掌大小的玻璃球,發出清脆的著地聲,不論是玻璃球還是地上都滿是口水,還有很濃烈的蒜味!惡心得使精衛打了個抖。

 

紀日照捏著鼻子,說:「褔隆,你剛剛到底吃了些什麼?超臭!」

 

「蒜蓉蒸龍躉!超好吃的說,要不下次我也留一點給日照大人!」

 

「不了謝謝。」紀日照尷尬一笑,然後用法力使兩顆玻璃球飄到眼前,上面還滴著陣陣發臭的口水。「嘔,很惡心。算了,反正不是要到我的肚子裡。」

 

她輕哼一聲,分別傳入了一點點法力到各個球中。這時,兩顆球都亮了起來,然後對著小墨和精衛,說:「把它吞下。」

 

「「吓?」」

 

趁著二人驚訝得口也合不攏,紀日照催動法力把兩顆靈珠直送進他們口中。那嘔心的蒜味隨著在小墨和精衛的口中擴散。二人使盡力氣想把它吐出來,可是已經太遲了。

 

「你耍陰!」

 

紀日照微笑,說:「放心,褔隆是神獸,牠的口水有治癒功效。」

 

精衛鳥試著扣喉,說:「但真的太惡心!下次能不能先洗洗?」

 

「我才不要再有下次!」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福隆生氣地說:「本聖獸在人族之中可說是人見人愛,人人見到我的口水也掙著要!還嚷著要草莓味,香蕉味,這次特制新口味給你們倆也不懂好好珍惜!沒良心!」

 

紀日照補上,說:「對呀,你們身上的傷口都是褔隆幫你們舔的。」

 

一個冷冷的激靈。

 

怪不得身上一陣蒜味!

 

「好了,你們倆現在感覺如何?」

 

往內凝神一聚,不知不覺間感到體內多了一股強勁的力量,而這些力量都是沿自於剛剛吞入體內的玉靈珠。那股力量不單沒有擴散開去,還慢慢地轉化成小墨的妖力。

 

小墨一片茫然地看著紀日照,想要問過究竟,可紀日照已經開口,道:「這是凝丹的代替品。本來該由你們自己學習凝聚妖丹,自己積存妖力。但這也太費時,沒十年八年根本學不成,所以這兩顆玉靈珠就送你們吧。現在應該有足夠的妖力化人形了,對不?快點化形就可以出外了,不然那些道士見到你們又要再來多一次追殺。」

 

有了紀日照的力量,何止足夠化成人形好一段日子?還足夠多打幾場架!一眨眼,小墨和精衛都化成了人形的模樣。人形,是妖族的基本,讓他們從,獸區分出來。

 

紀日照點頭,道:「這裡跟你們來的世界不一樣。這小千世界不論是仙,妖,佛,鬼,魔,那一方的氣都異常稀薄,除了人沒氣之外,任何物界別的氣都很快被沖淡,變得跟一般人無異。唯一的方法就是學會“凝丹”,把氣存於體內。我給你的的玉靈珠之所以是稀世珍品,就是因為它跟凝丹是同一原理,所以你們可以省下十年的工夫去學會如何凝丹。不過即使有了玉靈珠作為代替品也好,也得凝聚氣於玉靈珠之中,畢竟目前玉靈珠的力量都是我投放下去的,用光就沒。看你們也有地階初段,大概知道該怎麼做吧?」

 

「⋯⋯」

 

「文殊菩薩沒有教你們嗎?」

 

精衛鳥弱弱地舉手,說:「什麼是地階,什麼是氣?」

 

白衣女子身影一個不穩,道:「文殊那傢夥沒教你?」

 

「我不是他的徒弟,也從沒拜師學藝⋯⋯」

 

紀日照的白眼差點返不過來。可反過來,這精衛鳥能無師自通,突破地階可一點也不簡單,說不定是個天才。正如她的爺爺一樣⋯⋯那是一段多麼懷念的日子。

 

「那麼黑龍教她吧。」

 

「叫我小墨就好了。不過⋯⋯」小墨的聲音愈來愈小:「其實凝丹是怎做的?」

 

「你!」紀日照差點兒昏倒了。難道這位龍太子的地階都是靠著珍品堆砌上去嗎?那個文殊菩薩沒有好好地教育他嗎?還是因為他的天資太爛?看來不好好整治一下這個二世祖不行!「別怕,看來我就是你們的機緣。你們就留在太白真虛好好地修練吧。」

 

「可是,我想快點回去救我的幾位哥哥⋯⋯」

 

「你連我都打不過,怎能打得過?再說,文殊是菩薩,無論幹什麼都說因果。你的幾位哥哥到底做過些什麼?」

 

「這個⋯⋯」

 

「沒關係,我收你為徒。讓我傳授超棒的功法給你,回去吊打文殊!」

 

「真的?」小墨興奮地道。

 

「我也要!我要強得足夠殺死這條黑龍!填平東海!」

 

紀日照微微一笑,說:「好,褔隆。」

 

「在!」

 

「我還有多少個鎮妖印?給他們每人一個。」

 

「好!嘔——」

 

地上再多來一灘嘔心的蒜味口水,以及兩個小小的綠色玉璽。見到那些口水,小墨及精衛鳥打了一個激靈,不寒而慄。

 

「我不要呀!」

 

這是小墨有生以來第一次聽到原來精衛鳥的叫聲是能夠這麼淒厲。

===我是分隔線 ===

說好了在這個網站會更新快一點,所以現在發第三章了~!感謝大家支持

如果大家喜歡想跟我多多交流,可找我的IG:dayday430

開坑快樂~!

還有小小的福隆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