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話 —— 紀日照

「水是無形,但正正因為它本來是無形,卻能化形,故能千變萬化。」

一個又一個由水變化而成的海洋生物正飄浮在龍宫巨大的修練殿內,有金魚,海豚,海星,蝦,蟹,貝殼,每一個都非常精緻,栩栩如生,在殿內四處飄浮游走。

一條小小的黑龍拼命地追著那些由水變化成的生物,根本無心聽三哥說教。他爬高爬低,又跑又跳,可總是連它們的尾巴也抓不住。

「三弟,別再跟小墨鬧了。你看它,到現在還未懂得化人形,丟架。」

「有什麼關係?」龍皇三太子道:「大哥到這年紀時還不是一樣只是一條小龍?」

龍太子的粗大青根瞬間暴現。他連連結下幾道手印,強大的妖氣瞬間集結凝聚成巨大的三個水球向龍皇三太子砸下去。

龍皇三太子也催動妖力,於自己的頂上凝結出幾條幼小的絲線擋著大水球。當水球劃過那些幼細的絲線時,就像被擢破的水氣球一樣爆開,內裡的水出向著四面八方爆出,散落到整個殿內。黑色的小龍開心得彈來彈去,弄得一身濕答答。

三太子一手抓著全身顯透的小墨,輕輕一吹,身上的水氣全部散去。「以小勝力的重點在於控制,借力打力,以及取巧。千萬不要硬碰硬。除非你能力過人,否則不是兩敗俱傷,就是自己吃虧。」

「哼,盡是些陰招,在壓倒勝的力量面前還不是要抱著頭跑。」

「洪水破壞力確實驚人,但也別忘記滴水也可穿石。」

「穿什麼穿!要玩水到外面去!一會兒被老爹發現你們死定!」被弄得一身濕的龍二生氣地說。被龍三超越自己本已很不爽,現在正苦苦修練希望能追上,但偏偏這群人總是不認真修練,搞得他難以集中!

龍太子使壞地再度灑水,不單濺到龍二,還濺到正努力修練的龍四。

「就這麼愛玩嗎?」龍四興奮擼起衣袖,說:「就跟你們一起玩!」

龍二氣得七竅生煙,試著還擊,一下子整個殿內亂成一團糟。

「嘩!你那是什麼水?冰的?」

「犯規!他加了冰塊!」

「靠!老三又出陰招!小墨!咬他!」

「那是什麼水?有味的!?」

五位龍太子愈玩愈開心,整個修練殿都被他們打得破破爛爛,龍飛水舞。最後四人一龍累得躺在地上,仰天哈哈大笑。

這樣的時光小墨最喜歡。

可不知為何,那些笑聲仿佛漸漸遠去,但那陣陣的怪味依然未散。

到底怎麼回事?

是夢?

一行眼淚不自覺地滑下來。

當小墨睜開眼時,映入眼簾的是一隻迷一樣的生物站在它的龍鼻尖前。它有點像醒獅,但又多了一對角,頭上還載著一副護目鏡⋯⋯這到底是什麼?

「日照大人,那隻大蜥蜴醒來了!」

小墨最討厭就是化成龍形時,有任何生物自以為事地站在他的鼻尖上,使他看得雙眼變內斜視,如同鬥雞眼一般。

他輕輕一搖,便把那隻妖獸像球一樣摔到地上。同時他左盼右盼,發現到這個巨大的房間四周圍都佈了強大的結界,絕不是他能破除得到。難道這都是那隻妖獸的手筆?

看著那隻傻呼呼的妖獸像小狗一樣在抓癢⋯⋯這玩笑會不會有點大?

小墨慢慢地娜動身體,發現而身上的傷口已經癒合。他昏迷了多久?小墨試著催動妖力變成人形,但依然沒有恢復過來,看來他並不是昏了很久,得以龍形好一段時間。可為何那些傷口都痊癒?

然而,不知為何,身邊總散發著強烈的蒜頭味。不單止他自己,還有身邊還躺著那隻昏睡的精衛鳥,簡直臭得要命。

「這裡是哪裡?」小墨俯瞰著那一隻小東西,問。

「這裡是太白真虛內的聖地。放心,這裡很安全,沒有人會傷害你。」一把高傲的女聲突然響起。她的出現如同女王一樣,穿著雍容華貴的白色長紗拖著地板,頭頂載著如同太陽一般的誇張頭飾。她緩緩地把那一隻還在癢蛋蛋的妖獸抱起,說:「在下紀日照,太白真虛宫主,幸會。」

當小墨與這名女子的眼神接觸時,一種熟悉的感覺突然襲來。那種能洗滌心靈的清澈眼眸,仿佛在哪兒見過卻又說不出來。更奇怪的是有著能看穿一切的龍眼也依然無法分別這個紀日照到底是人還是妖,抑或是仙是佛。

日照?!

在小墨模糊的記憶中,救他的人是一名穿著黑色長袍,叫拜月式的女子。而日照,好像是那群道士口中的救星,拜月式是他們的死對頭⋯⋯

這麼說,他被那群道士俘虜了?!

小墨往後退了一點,用身體護著睡昏了的精衛鳥,怒瞪著紀日照,透出濃烈的敵意。

被抱著的妖獸大吼:「大膽妖孽,休得無禮!」

可是牠那種稚氣的聲音根本毫無殺傷力。

「福隆。」紀日照輕撫那隻小醒獅,說:「他不是一般妖物。他跟你一樣都是神獸的後裔。」

「真的?!」福隆興奮地道:「嘩!太捧了!我終於找到我的同類了!所以他會是我的弟弟?堂弟?表弟?我們會不會是遠房親戚?有多遠?怎麼他跟我一點也不像?他這麼醜。」

「你說誰醜?!你這智障!用屁股想想都知道我年紀比你大!」

「日照大人!這妖孽很放肆,要不我來教訓一下他?」

「呵,來!我一根手指就壓死你!」

小東西從日照身上跳下來,仰首對著小墨吼說:「誰怕誰?小心我一個噴嚏就滅了你!有種你就來!」

小墨舉手就打下去,可在這瞬間,紀月照散發出強勁的氣息,把小墨鎮得完全無法動彈。

很強,這個紀日照非常強。強大得讓小墨想起老爹生氣的時候所散發出來的威壓。這人絕對是天階者無誤!

「怎了妖孽?怎麼不動手?怕了嗎?」

怕,真的很怕!那是出於生物本能的害怕,身體正冒著冷汗,不停地顫抖。但絕對不是怕你這一隻死笨狗!

在這張弓拔弩之際,睡在旁邊的青鳥忽然彈起來大叫:「該死的傲孿!居然斗膽睡了我,你這條渣龍!我今天就要滅了你!」

===我是分隔線===

今天有點來不及更新。

對了~如果大家想快一步,可到《閱讀澳門》這個網站,它的更新是最快的,快這裡一集。如果大家等不及就去那邊吧!

開下坑真的一點也不容易。不過我真的很喜歡這個故事,尤奇褔隆這個角色。期望它能帶給各位歡笑。

最近又開始懷疑人生了,到底我這樣做是不是一件好事,這種低收入生活,很困苦。

已有 1 條評論
  1. 支持本地小說

    1月6日 11:11來自iPhone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