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躺著

左側的那個位置仍舊冰冷

右側的那個音樂盒仍舊發出熟悉的音律

閉上眼

左邊的那個位置仍舊空虛

右邊的那個音樂盒放慢了熟悉的音律

終於

水珠也不由自主地從眼角裡偷走出來

⋯⋯

 

 

終於

知道

失去了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