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陷阱大拆解

“打工窮一世”是不少自問深諳投資之道的人士會有的想法,想要累積財富,適當的儲錢自然是第一步,繼而投資有實力的項目,“以錢搵錢”,才是跳出老鼠圈的不二法門。但世上並沒有穩賺不賠的生意,回報越高風險越大,這個道理大家都知,如果不幸虧本,也只能歸究投資失利。不過,如果有人用“投資”來包裝虛假產品、由始至終未發生過的項目、又或者無法擁有的實際業權、版權或股份,來蒙騙投資者,那我們該如何識別和拆解?

投資陷阱通常都是經過精心的包裝,乍看之下與一般的投資項目無異,但實際上卻充滿疑點,今期《CAHS3》為大家分析三種常見且熱門的投資項目類型,分別是“購買海外物業”、“投資虛擬貨幣挖礦”及“商業融資合作”,請來不同的受害者們現身說法,分享他們的犯錯經驗,用血的教訓警示大家,提防中招。

 

個案01 購買海外物業

受騙人數:受訪者A、B、C、D 在內20 人以上
涉及金額:5,000 萬澳門幣
事件簡介:在相熟的地產中介推銷下,購買了位於緬甸的住宅單位,並介紹了朋友參與投資。

疑點一 :

一年投資回報100%

根據A、B、C、D 四位受訪者表示,他們在2014 年透過一位本地地產中介蘇小姐,了解到一個位於緬甸的地產項目。他們被遊說投資後,各自以不同的合資比例、或獨資方式,買下不同大小的住宅單位。其中有人買入一個二房單位連車位,售價在20 萬美元至22 萬美元之間。需要先付3成首期,項目落成後則在“交匙”時付清餘下7 成尾款。工期時間是一年,預計回報是“升值一倍”。

 

疑點二 :

沒有統一的收款帳戶

 

投資者透過同一個中介人“落訂”,只是有收款對象既有公司,亦有個人帳戶。

A先生:“會信任蘇小姐,是因為過去她是一名有信譽的地產中介人,介紹給我的投資物業亦有斬獲。我們非常熟稔,甚至連她的地產公司,我也借出公司店舖的地予她掛名用。當時緬甸政府開放投資市場,投資前有合伙人的太太是當地人,了解過蘇小姐介紹的地段,都認為是值得投資。”

B先生:“蘇小姐有在大型地產公司的工作經驗,其後獨立
從事中介工作,有一定誠信。2014 年澳門的投資環境較差,沒有甚麼投資項目,又只有蘇小姐個代理緬甸的地產項目,而且蘇小姐將整個項目包裝得非常完整,有詳細且真實的緬甸投資情況介紹,當時覺得不失為一個投資機遇。”該緬甸項目由一個香港發展商負責,所有“落訂”的資金都是經蘇小姐手,轉交去香港發展商。但這個“收訂”的帳戶卻是“公私不分”。據受訪者整理的“入數紙”可以看到,投資者在“落訂”時將款項存入最少兩個帳戶,一個是蘇小姐個人帳戶,另一個則是走她名下公司的帳戶。而為了以示清白,她有向投資者出示以公司帳戶匯出“訂金”的“入數紙”。

 

受訪者早在2014年,已經收到的緬甸住宅項目的宣傳,先不提上述100%的回報率是否正常,起碼現在仍然未必是自由買賣。

疑點三:

從不露面的發展商

看似貼心的服務,換來卻是所有投資者都未曾見過香港發展商的任何一位負責人,只有個別人士有香港發展商的聯絡方式── 1 個電郵地址。

B先生: “一位有份投資緬甸項目的香港發展商J先生,在緬甸項目一拖再拖,無法如期交貸時曾向我們表示,可以全額退款,不少投資者都留下聯絡方式及銀行帳戶,但一直未見退款。現在回過頭想,根本不知道是否真的有‘J先生’的存在。”

C先生:“直到2016 年第二季,工程仍未結束,此時仍有投資者收到發展商的工程進度電郵。之後再也沒有收過相關資訊。去到2018 年底,有投資人親身去到緬甸,按照宣傳資料上的地址,尋找項目的所在地,即使已經包車在附近來回走動,都沒有找到任何興建中的物業,我們開始懷疑,整個項目的真實性。”

有一次A先生與B先生聊天時,才發現彼此都有投資蘇小姐代理的地產項目。兩位投資者即時向身邊朋友求證,發現不少投資者同屬一個商會,蘇小姐亦是商會一員,只是彼此不知道大家都投資了同一項目。細問之下,原來身邊不少朋友都在蘇小姐遊說下參與投資。A 先生坦言,自己亦曾推介該項目予朋友,已知涉事人數最少20 人,涉及住宅、商舖、小型別墅等項目。更有個別人士大手買入數個單位,涉及金額超過5000 萬澳門幣。

A先生在船上看見蘇小姐接受雜誌訪問,當中仍提及在緬甸有地產生意。

 

錯誤示範一:

熟人介紹深信不疑

C先生“發現同一個圈子的朋友疑似‘中伏’,有試過‘一班人’上門,與蘇小姐面對面對質,她表示自己亦是受害者,未有收到任何中介費。當我們表示要報警追究時,她就用眼淚攻擊,求在場人士‘唔好告佢’,現場有數名受害者是她小學同學,開始有人心軟,最終都是不齊心,沒有報案。”

A先生:“蘇小姐除了以中介人身份向我們推介物業外,她亦表示有‘訓身’支持這一個項目。一同‘出事’的投資者中,有人與蘇小姐合資買下同一個單位,已經‘坐埋同一條船’,沒想到卻是‘識左十幾年都信唔過’。最令人生氣的是,2018 年底,在一次往來港澳的航程上,發現蘇小姐在一本雜誌上受訪,仍有提到她在緬甸有一番地產事業,我們已經決定在近期報案。”

D先生:“有投資者是不方便出面,有人是不願意追究,甚至有人認為已經損失了10 多萬,報案、提告都好像追不回損失,在提告的過程中還會產生律師費,令不少懷疑受騙的人士在報案上卻步。”

錯誤示範二:

沒有充分了解外地政策

事件拖拉至今將近五年,四位受訪者有向澳門的緬甸商會求助,但最後亦不了了之。最令人驚訝的是,原來在2014 年眾人投資之初,緬甸政府未有開放接受外藉人士在當地“買樓”。就算他們帶同手上在澳門公證署經筆跡檢驗、已簽署有效的買賣合同,親身去到緬甸相關部門,亦不會查到自己是否擁有物業。他們才發現即使有白紙黑字的合約,亦未必能保障他們的投資項目。

錯誤示範三:

不熟悉文件法律效力

D先生:“出事後,彼此有研究過手上的文件,是有簽名、蓋章。投資者的簽名都有公證及驗筆跡,但香港方簽名的人是否該公司法人?即使香港發展商真的有一個J先生,不表示他可以代表發展商,在澳門分銷他們的緬甸地產項目。”

 

報案教室:
資產蒙受損害,首先要分清楚自己是因此投資失利蒙受損害,還是因為有人存心欺騙而跌入投資陷阱,是全完不同的情況。投資失利可以是經營不善,例如小聰與小智合資開一家高價水果店,由於沒有經營,入貨量太大,“爛多過賣”的情況下,水果最後因為資金斷鏈而結業,是投資失利。但如果小聰事前與供應商合謀,將就快“爛”的平價水果,當成完好的高價水果賣給小智,就是投資陷阱了。

在本個案中,一開始懷疑受騙時,四位受訪者第一時間沒有報警,除了因為“有朋友不想”外,更主要是他們不了解事件屬性。不清楚是控告地產中介誤導投資,還是香港的發展商蓄意詐騙。他們是先行找律師提供法律意見,卻是得不到多少有用的資訊。

有過報案經驗的B先生,就分享了他一次個人經歷:B先生早年以公司合股的方式,投資20 萬元開設一間寵物酒店,後期發現對方是詐騙,因為表達不清晰,沒有傳遞出被騙的意思,加上受害者只有他一人,司警沒有受理他的報案。不過後來有其他投資人、甚至裝修師傅都去報案,B先生就成功立案,將對方告上法庭。由於B先生提告的目的是取回投資金額,在被告代表律師提出庭外和解時,是接受即場歸屬資金而撤銷控訴的條件。

報案成功的重點:
(一)不論是何種類型的詐騙事件,報案時要明確自己“被騙”。
(二)盡量尋找更多提告人、證人、整齊的文件等,人證物證越充足,越容易立案。

 

拆局貼士:

代理海外物業,澳門未有監管

現行的《房地產中介法》,只規管澳門的房地產中介人和澳門的不動產。但對於海外物業的交易監管,卻是未見詳述。一些所謂海外投資顧問的人士,未必真是了解海外情況。

做足功課,了解當地法律

上述受訪者未有充分了解緬甸法律,信任中介一面之言投資海外物業。緬甸一直未有開放外籍人購買當地住宅,直到2016 年1 月出台《公寓法》(Condominium Law, 2016),外籍人士才開始有機會在緬甸置業,但《公寓法》的補充《公寓法實施細則》去到2017 年12 月才公佈,受法律及語言所限,現時仍未知道外藉人士如何在當地購買住宅。

而近年興起投資外地物業,但各國有各法,例如熱門旅遊景點之一的泰國,亦是新興的“買樓勝地”,但泰國的住宅單位,外國人士最多只佔有49% 業權。如果一幢公寓有100 戶同等大小的單位,外國人士只可以買49 間,其餘都要留給泰國人。

親兄弟明算帳,熟人未必可依靠

四位受訪者都不是第一日踏出社會的初哥,但卻陷入一個“熟人圈套”。相熟的中介人介紹海外投資,不單願意“隔住個海買樓”,甚至介紹朋友入局。但其中一名受訪者亦坦白,與另一名受訪者是好兄弟,在對方本著“有錢齊齊搵”的善意下,一份文件都沒有細看,就簽下合同。

 

個案02 投資虛擬貨幣礦務

受騙人數:受訪者甲、乙、丙在內70 人以上
涉及金額:超過1,400 萬澳門幣
事件簡介:在本地知名人士推介下,投資一項高息回報的虛擬貨幣挖礦機業務,但只有部份投資者最終收到首一、兩期的回報。

F 先生在知名團體的場地,舉行投資講解會。受訪者表示,令人誤會活動與場地所屬團體有關。

錯誤示範一

盲目信任權貴
一間從事虛擬貨幣挖礦機業務的香港公司,當中一名澳門股東F先生,去年初起在新口岸一個知名團體的會址,舉行了多個電子競投講解會,就開始推介“虛擬貨幣礦務投資”。有與會人士即場拍板,簽約投資事宜,亦有人事後期簽署投資合同。

甲先生:“有三個主要因素令我信任這個投資,一是F先生及其家族成員,在澳門都擁有一定社會地位;二是講座舉辦的地點是一個知名團體的會址,令人誤會兩者是有關聯,投資項目是有保障;三是講座當日有我與F先生的共同朋友在場,他們已經投資過百萬元澳門幣在F先生的項目上,都有收到回報,才決定投資。”

根據媒體報導,F 先生與香港的大股東已經互相就事件報案,分別指責對方沒有履行合約派款及私自更改合約內容。數十名本澳投資者,因未能收到合約列明的回報,在去年8 月起陸續前往司警報案,F 先生被司警控告相當巨額詐騙罪,已經移交檢察院偵辦。外界是在該投資項目出“出事”後,才得悉這一個高回報的投資計劃。與上一個事件相同的是,有受訪者因為“信任”兄弟一句“呢個項目可靠”,不但投資了5 萬,還介紹了數個朋友加入,不幸中的萬幸是他們的損失都不算非常大,基本在10 萬元以下。

F 先生在講解會上展示與挖擴機的合照

錯誤示範二:

每月25%絕對是高回報
按照這三位受訪者的說法,投資虛擬貨幣礦機,是與虛擬貨幣的價值扯上直接關係。相對於虛擬貨幣市場在高位時,一個月可以有100% 的升幅,投資礦機開出每月25% 的回報,算不上是“高回報”。三位受訪者坦言,有回報自然有風險,雖然不是“訓身”投資,但這一筆始終是血汗錢,不希望不明不白地“無咗”。講解會上F 先生有展出他與礦機的合照,亦承諾會帶投資者去參觀“礦場”,可惜未有落實。

錯誤示範三:

講解會上展示出不同礦機所處的地方

胡亂介紹朋友入局
丙先生:“最令我們投資者不憤的是,澳門的投資者都是經F先生講解、遊說下參與,無法屢行合約承諾後,F先生就開始失聯,不接投資者的電話及短訊,甚至在社交媒體上將我們‘拉黑’。沒有人知道F先生是不是如他所指的被騙,但澳門一班‘經佢手入局’的投資者肯定是受騙。”

乙先生:“如果是投資失利,項目損失至分文不剩,投資者是清楚投資一定有風險,亦會承擔起這一份的損失。但F先生遇事推卸責任,以受害者身份自居,才是令投資者最失望。”

據受訪者指出,不同輪數的投資者會有不同的投資回報,圖為針對第4 輪投資者的投資計劃。 Catch On 專題探討

拆局貼士:

投資新興,心態比金額重要
不論是“新興市場”還是“新興產業”,考驗投資者眼光時,更考驗他們的心態。投資礦機作為關聯項目,都會受虛擬貨幣的升跌影響收益。就以虛擬貨幣之首──比特幣為例,在2017 年最高峰曾升至2 萬美元一個,2018 年4 月價格腰斬,一個不足一萬美元,2019 年4 月只剩下5000 多美元一個。一般穩健的投資,年回報都只是在5%。高回報帶來的高風險,不是每個人都能承受這一份心理壓力。

新瓶舊酒,辨認龐氏騙局
採訪去到尾聲,三位受訪者其實未清楚這一次投資的問題出在哪裡。他們猜測股東F 先生可能是生意已經“爆煲”,才推出一個“撲水”的項目。由高息回報、早期投資者獲利、未知真偽的礦機這三點看來,事件更像是一場經典的龐氏騙局,以新投資者的投入,作為舊投資者的利潤。當然,事件的定性需要交由司法當局定論,但不防礙投資者在遇見類似事件時提高注意。

商人重利,名人效應欠理智
投資是商業行為,利字當頭應該是“親兄弟都冇情講”,盲目信任名人或者權貴,已經不是理智的行為。即使你認識的名人、朋友是好人,不代表他們不會受騙。投資者面對任何“內部認購”、“低風險高回報”、“穩賺不賠”都應該打醒十二分精神,不要“掟錢落鹹水海”。

 

個案03 商業融資合作

受騙人數:受訪者a、b
涉及金額:38 萬澳門幣
事件簡介:聽取一場關於融資項目的路演後,在中介人介紹下,與內地商人合作,在橫琴成立一家公司,但兩年間公司從未註冊。

錯誤示範一

怕蘇州過後無艇搭
兩位受訪者有意在內地發展事業,在內地參加了一家名為“信X 中國行”的公司,所舉辦的融資項目講解會。回澳後經過中介李先生的介紹,與“信X 中國行”負責港澳地區項目的陳總合作,由陳總連接他們與內地公司,促使兩方聯合,在有限資本下承接更大宗的生意。

a 先生:“與陳總見過數次,詳細討論過未來發展後,決定共同成立一家公司。我與b 先生合共佔50% 股份,陳總佔15% 股份,中介李先生佔公司股份10%,以股代款作為中介費用,其他戰略投資者佔25%。

b 先生:“我們還停留在8 年前的認知,仍以為在橫琴開公司需要進行審查資金來源的繁複的手續。2 年前與陳總合作,陳總不斷催促我們要盡快下決定、過數等,指橫琴政策可能隨時生變。”

李先生及陳總均為是信X 中國行的聯 合發起人
合約中列明融資金額為500 萬,如未能融資,會按股權比例金額購回受訪者的股權

錯誤示範二:

網絡時代仍資訊落後不更新
內地合作方的服務,其實並不只是“開公司”,所有行政、報稅、包裝公司、融資、“搵生意”等,都包括在一個商業套餐內。在公司開設的過程中,雙方是不斷嘗試在業務上有其他合作,包括由陳總介紹內地的設計公司,嘗試用內地的作品競投一個澳門工程項目但未有中標。因為各原因,始終未能達成一次合作。

a 先生:“之前項目合作不成功也算了,融資才是雙方合作的最大目標,但一直未見成事,而且大半年都未能成功開設到合資公司。陳總當時解釋,因為涉及澳門人在其中,有一些手續上的問題無法解決,已經開了一家由陳總及其太太全資持有的公司,當作代表我們。見公司遲遲未能成功開辦,我們去年要求退款,陳總表示只能退一半,但仍然沒有成事,最後陳總在今年2月開始失聯。”

錯誤示範三:

與資金有關的都是口頭承諾
a 先生:“我與b 先生的投資金額29.8 萬人民幣(以當時匯率接近38 萬澳門幣),在2017年6 月已經全數交到陳總手上,由陳總負責進行項目投資。合約上亦寫明,假如融資不成功,會全額退款。”

b 先生:“現在要向中介人李先生追究不負責任,因為當初就是他將雙方介紹到一起,李先生口頭承諾保證過,投資29.8 萬人民幣,可以達成1000 萬的融資金額。後來陳總表示融資金額減半,但考慮到500 萬也足夠好好發展,都有簽下合同,但最後陳總都沒有覆行合約。我們懷疑李先生事前沒有了解過陳總是否可靠,只是佣金當前不顧後果。”

拆局貼士:

橫琴開公司,澳門有一站式服務
粵澳工商聯會在澳設立的“內地商事登記先導服務處”,為有興趣在橫琴開公司的澳門人提供公司名稱查冊、註冊登記資料填寫指引、建立澳門綠色通道、提供橫琴行業發展的相關商業資訊。服務處直接對接橫琴工商局,令大部分資料可以先在澳門處理,減卻申請時間,最快只需14 個工作天,已經可以完成申請程序。

蘇州過後有艇搭,萬事皆從急中錯
好的合作、投資都不會是“一刀切”,生意理應細水長流,從長計議。強調情況緊急、“有買趁手”這一類進攻招數,大多是小販檔擔心隨時“走鬼”,才會用的招數。投資機會眾多,真是錯過都總有下次。

中介拉線,合作易成事難
受訪者與陳總素不相識、互不信任,走在一起合股開公司,全靠李先生從綴合。陳總即使“收錢做股東”但他的身份亦只是一個內地中介的身份,負責拉業務、拉融資,2 年來從未履行過合約內容,股東之一的中介李先生亦不負責任,最後更表示自己只是中介人,中間沒有收取過“任何”利益,令受訪者有冤無路訴。

小結:

澳門在龍頭產業的帶動下,本地打工仔的收入中位數亦水漲船高。根據統計局數據,去年月入4 萬元及以上的本地全職僱員足足有3.37 萬人,而月工作收入不足2 萬元者減至10.8 萬人。以統計局公佈的2018 年10 月至2019 年2 月總體就業人口數,約38.81 萬人來計算,除去月入2 萬元以下及4 萬元以上的人,約有24.64 萬人月收入在2 萬至4 萬之間。澳門金融管理局在4 月發佈的2019 年2月份貨幣及金融統計,澳門居民存款有6,373 億澳門幣,以澳門人口66 萬人計算,不論男女老幼人均存款約為96 萬元。

不管你從事哪一個行業,在澳門薄有積蓄通常不是一件難事。這個時候,我們當然希望可以為自己的資產增值,能成功“錢搵錢”當然是最好,但請緊記“邊有咁大隻蛤乸隨街跳”,因為一般小市民碰見“超旬”投資的機率是非常低的。“回報100%”、“內部認購”、“最後一次降價”、“高息回報”之類的字眼,聽到都應該要提高警掦,因為就算不是投資陷阱,代理的金融機構、經紀中介都不是一個負責任的單位。

澳門所有合法的投資事項受法律監管,不能寫有“穩賺不賠”的字樣。根據《金融體系法律制度》的規定,只有獲政府發出牌照的信用機構,才可接受公眾存款或其他應償還業務。一般只有銀行及郵政儲金局列屬其中,其餘都是非法集資,一旦負責人“走佬”,有關款項是石沈大海,即使可能追回,都需要經過漫長的司法程序。

本文採訪的三個個案,除了投資虛擬貨幣礦務一項外,另外兩個事件都未正式報案。共同原因是他們都不清楚自己是否“受騙”,需要花上大量的時間查證。在他們“確認”自己受騙後,可能因為身份、面子、人際關係等等的因素,而未能在第一時間報案救助。

小編謹以此篇文章提醒各位讀者警掦:投資有風險,買單需謹慎!

對於預防被騙,司警都有教路!
1. 勿盲目相信由來歷不明的推銷電話或投資網頁提供的資訊;
2. 作出投資前,宜向專業人士尋求意見;
3. 切勿輕易將金錢交予他人;
4. 拒絕以貸款或透支形式參與投資;
5. 懷疑遇到詐騙或其他犯罪時,應立即致電防詐騙查詢熱線8800 7777
或司法警察局報案熱線993 舉報求助。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