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制度》 被遺忘的存款

【知識普及】

討論將近十年的《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制度》自2018年1月1日起生效,至今已運行了一年,成效如何?澳門人普遍越年輕越不了解這個制度,究竟與我們有甚麼關係?特區政府自2010年起為合資格居民開立了“公積金個人帳戶”及注入啟動款項澳門幣10,000元,並已連續八年在考慮財政盈餘等因素後作出撥款分配。屆指一算,如果你是首年已經合開戶資格的人士,已經有6萬多的存款在一個遙遠的角落,你,是否已經遺忘了它?

人人都有,但這是甚麼?

根據社會保障基金的網頁資料,非強制央積金的立法原意是政府為市民提供第二層退休保障,制度由社會
保障基金負責執行。特區政府為年滿18歲或未成年但已登錄社保基金的澳門居民,會自動開立公積金個人帳戶。個人帳戶下設政府管理、供款及保留三種子帳戶。只有在開始供款後,才能動用政府管理子帳戶內的款項購買基金,亦可將款項留在政府管理帳戶中。

 

 

款項來源

非強制央積金款項來源包括兩種,第一是政府分配的款項,二是供款。

 

政府分配的款項

開戶時由政府鼓勵性基本款項澳門幣1萬元(以下貨幣皆為澳門幣)、以及當政府財政年度預算許可的情況下,作出的預算盈餘特別分配;由社會保障基金管理的政府分配的款項會以審慎及低風險的原則管理。

由2010年起至2018年,首年已經合開戶資格的人士已經累計有6萬多的存款了!

 

供款

僱員與僱主共同供款、居民以個人形式進行的供款,供款則由合資格的基金管理實體管理。

個人帳戶組成

在2018年1月1日《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制度》正式實施後,合資格的居民在“公積金個人帳戶”的餘額,會自動轉移去個人帳戶下的“政府管理子帳戶”,主要作記錄及管理政府分配的款項,以及由其他子帳戶轉入的餘額。“供款子帳戶”基金管理實體負責管理,最後是“保留子帳戶”,主要在僱員離職時,由“供款子帳戶”轉入的結餘,繼續由基金管理實體負責管理。

供款計劃

非強制央積金制度分別設有“共同供款計劃”及“個人供款計劃”。

共同供款計劃由勞資雙方共同供款,勞資每月供款額為僱員當月基本工資的5%,最低供款額為500元。若僱員基本工資扣除供款額後,低於最低工資每月6,240元,僱員就毋須供款,但僱主仍要支付供款。若僱員基本工資高於31,200元(即最低工資的五倍),勞資雙方毋需支付超出部分的供款。

個人供款計劃方面,只要年滿18歲的澳門居民就可申請設立,已參與共同供款計劃的僱員亦可參加,每月最低供款額為500元。而參加了共同計劃的僱員,亦可同時參加個人計劃。

 

《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制度》運作

柳智毅:“從無到有”構建社會保障

特區政府推出《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制度》一周年, 除了知道政府每年派7 千元入個人戶口外, 你對非強制央積金有多少理解? 小編致電訪問澳門經濟學會柳智毅理事長, 為讀者詳解《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制度》的根本。

根據社會保障基金的網站,對《社會保障制度》的簡介指出,第4/2010號法律《社會保障制度》已於2011年1月1日生效,以社會保險原則運作,財政收入主要來自登錄於本
制度的受益人(僱員、僱主、任意性制度供款人士)的定額供款、政府總預算經常性收入的1%撥款及博彩撥款。透過向合資格受益人發放養老金、殘疾金、失業津貼、喪葬津貼、結婚津貼、出生津貼、呼吸系統職業病賠償等給付,為居民提供基本的社會保障,尤其是養老保障,以改善居民的生活素質。

門社會保障的第三條支柱
非強制央積金是屬社會制度的一部分,該制度的出現意味澳門社會已經有一定的經濟實力為市民提供不同層面的保障。回歸前澳門經濟連續四年負增長,失業率之高、經濟之
差,當時根本未有條件討論社會保障,又何論退休保障?要到2004年後澳門經濟開始起飛,資本有所積累時,才有討論的空間。

柳智毅指出,非強制央積金是多層支出的社會保障體系中,最新的一個支撐。加上合資格市民每月獲政府發放的養老金以及個人儲蓄,現時社會保障制度算得上有三條支柱,比過去“甚麼也沒有”來得穩健。柳智毅認為,個人公積金的1萬元啟動金,以及暫時每年7千元的預算盈餘特別分配,都是政府為鼓勵市民加入社會保障制度建議的措施。“當你有機會讓資本透過不同的股票、債券滾存,到老時有一筆款項可以運用,自然不用擔心養老問題。”

對中小微企的衝擊
非強制央積金討論了十年,參考了不少地方的情況,離澳門最近的香港實行的是“強積金”,即強制所有合資格的人都要參與,澳門暫時仍是非強制,為的就是讓中小企有接
受的空間,因為對他們來說始終是增加經營成本。柳智毅指出,非強制央積金“從無到有”最後衝擊就是本地中小微企,要付出人資成本以外的固定供款,但中小微企以外的大企、博企以及政府部門,基本都有自己的公積金退休計劃。

而按法律規定,非強制央積金生效3年後將進行全面檢討,視乎社會對非強制央積金的接受程度,才決定是否過渡成強制性。當中關鍵的因素,是澳門有多少“打工仔”,未有
與僱主共同供款的公積金。柳智毅稱,澳門現時約有28萬多的“打工仔”,其中約3萬6千名公務員已經有公積金,六大博企合共8萬多名員工,銀行、金融業從業員約4萬名員工,再加上各專營公司的僱員,都陸續推行公績金,反過來可以計算出剩餘多少“打工仔”未有公積金。“一旦政府決定要將非強制改成強制推行,不跟從的企業就是違法。”柳智毅補充,但中小企、微企的生存空間都需要顧及,所以非強制央積金有豁免條例。

 

 

柳智毅
澳門經濟學會理事長
澳門立法會議員

 

 

個人帳戶可攜性

個人帳戶具有可攜性,即使僱員終止勞動關係,供款結餘不會被結算,並會轉到保留帳戶中。一般情況下,帳戶擁有人年滿65歲才能提取款項,但若僱員在60歲退休或有緊急需求時,則可向基金申請提前領取供款。採用“權利歸屬”方式,以計算僱員在結束勞動關係時,能夠取得僱主供款的份額。方案以3年為基準,若供款年期達到3年,僱員有權取得僱主供款權益的30%,每年遞增10%,直到供滿10年後,就可取得100%的僱主供款權益。在法律生效首3年內,僱主的供款還可額外享有2倍稅務優惠。

與私人退休金計劃

現時本澳約有40%的僱員參與私人退休金計劃,制度實施“舊人舊制、新人新制”,法律實施前已加入私人退休金計劃的僱員,可以選擇是否加入央積金制度,並可沿用部分原來條款。而在僱主加入央積金制度後才入職的僱員,只能加入央積金制度並遵守規定。而私人退休金及央積金的銜接有凍結及轉移兩種形式,供款年期將會延續計算。在款項投放選擇方面,共同供款計劃將由僱主選擇基金管理實體,勞資雙方均有權選擇退休基金計劃。當僱員供款年期達10年,僱主的退休基金計劃轉由僱員選擇。而個人供款計劃中,管理實體、基金計劃及供款投放分配均由帳戶擁有人選擇。

非強制央積金對作為僱主的你有甚麼影響?

● 共同計劃屬非強制性,由僱主自願設立,僱員自願參與;

● 基金管理實體由僱主全權選擇。僱主及僱員各自為自己的供款部分選擇合適的退休基金及投放分配;

● 當僱員的供款時間符合取得僱主全部供款權益時,轉由僱員選擇;

● 若僱主已為僱員設立私人退休金計劃,僱主有權決定是否參加共同計劃,或決定留在現有私人退休金計劃;

● 僱主向共同計劃所作的供款可享稅務優惠,由非強制央積金生效(即2018年1月1日)首三年可獲額外兩倍的稅務優惠;

● 僱主向共同計劃所作的供款不可用作抵扣解僱賠償。

非強制央積金對作為僱員的你有甚麼影響?

在共同計劃與私人退休金計劃的銜接情況下,如僱員在僱主未參與非強制央積金之共同計劃前已參與原有私人退休金計劃,僱員可於僱主通知僱員可參與共同計劃的權利時起三個月內決定是否参與共同計劃,或維持參與私人退休金計劃;

在共同計劃與私人退休金計劃的銜接情況下,如僱員並未參加私人退休金計劃,或僱主參與非強制央積金後才入職的僱員,只可選擇是否參與共同計劃;

在勞動關係終止的情況下,僱員有權按法定的權益歸屬比率取得僱主在共同計劃中的全部或部分供款權益(見右表),尚餘的權益歸僱主所有。

非強制公積金權益歸屬比率

僱主向公積金共同計劃繳納的供款可視為經營成本,法律生效首三年內,僱主的供款可以額外享有2倍稅務優惠。(2018年1月1日生效)

【市場概況】

市場上7間基金供應商,有何分別?

截至2018年4月,共有七家基金管理實體獲社保基金批准,參與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的管理,為居民提供合共39項退休基金項目。基金管理實體包括:美國萬通保險亞洲有限公司、澳門退休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工銀(澳門)退休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中國人壽保險(海外)股份有限公司、聯豐亨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忠誠保險公司(人壽)、友邦保險(國際)有限公司7間。

基金單位價格、基金累積表現、基金年度表現、收費及基金管理實體聯絡資料,都可以在社會保障基金網站的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資訊平台上找到。根據網站資料顯示,2017年39項退休基金項目中,年回報由30.55%至0.67%不等,投資人管理費由0.22%至1.50%,總費用比率則在0.14%至1.43%之間。而每家基金管理實體都提供不同回報、不同風險的基金項目。

何志麟:青年不妨進取考慮投資計劃

第7/2017號法律《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制度》第三十條的規定,基金管理實體可向社會保障基金申請,將其管理的已獲澳門金融管理局批準設立的開放式退休基金,登記成為非強制央積金的投放項目。至2018年底,已有7間管理實體提供38個退休基金項目供市民選擇。市民又應該如何選擇適合自己的基金管理實體以及投資計劃?小編請到國際認證財務顧問、中國注冊金融分析師何志麟博士 Dr. Patrick Ho,介紹他對非強制央積金的看法。

回報與風險評估?
根據社會保障基金網頁上公佈的數字,截至2018年6月,獲政府預算盈餘特別分配款項名單,有363,407人,即“公積金個人帳戶”擁有人約有36萬。以何志麟博士的了解,當中已有3萬5千多人將“政府管理子帳戶”內的款項轉出其他子帳戶,由基金管理實體負責投資事宜。何志麟博士認為,參與數字不論如何計算都算不高,參考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制度資訊平台的資料,由政府給予的“政府管理子帳戶”内已累計6萬多元,但每年只有1厘至2厘的回報,實在不是理想的投資選擇;而不同公司的基金組合平均已有3厘的回報,他建議有能力的市民都可以了解有興趣的基金管理項目。

供款與基金選擇?
想將“政府管理子帳戶”內的款項轉入“供款子帳戶(個人供款計劃)”,並由基金管理實體管理,一般情況下,基金管理實體會提供不少於三個基金組合供市民選擇,供款金額由最低澳門幣500元至上限澳門幣3100元,市民可按個人情況進行選擇。如果是年齡較大、接近退休歲數的人士,何博士會推薦投資以債券為主的基金,“穩穩陣陣”的項目;但如果是年青人,選擇以政府的款項投資,考慮到不是用自身的錢,可以進取一些,在基金組合上7成選擇股票基金,3成選擇債券基金;又或者希望平均一些,可以股票基金、債券基金各佔5成。

收費標準是甚麼?
較少人知道的是,原來基金管理公司會從中收取“管理費”,小編繼續向何志麟博士了解,在基金管理費方面,各基金管理實體的收費差異不算大,普遍是每年收取帳戶總資產1%至1.65%不等,但在經驗上保險公司就優勢較大。例如他工作的友邦保險(國際)有限公司,有為本澳其中兩家博企進行公積金計劃的管理工作經驗,部分政府部門甚至銀行單位的退休計劃,都是他所屬的公司負責,有部份客戶看重投資管理經驗,選擇他們的退休基金項目。

宣傳與實際操作?
問到非強制央積金的宣傳工作是否足夠,何志麟博士表示,雖然政府已經在不同渠道做了宣傳工作,但“落地”的介紹工作,仍靠保險公司、銀行等基金管理實體的職員進行。
何志麟博士指出,澳門市民比較保守,亦“懶理”政府管理子帳戶內的款項,以他工作的保險公司為例,同事在非強制央積金出台後,主動向原有客戶講解制度內容,解釋管理費的收取、項目風險、投資方式等。“要主動介紹客戶才會考慮是否轉出款項,一般人都不太可能會去主動了解及簽署申請。”何志麟博士補充。

何志麟博士 Dr. Patrick Ho

國際認證財務顧問師

中國注冊金融分析師

 

【制度對比】

鄰近地區養老制度是怎樣的?

香港強積金收費較高

對比起澳門央積金的剛起步,香港的《強制性公積金計劃條例》,簡稱強積金,早在2000年推行。本澳央積金不少基本規則與強積金大致一樣,包括供款額最低僱員收入5%,設有最低及最高入息水平限制、自僱人士供款上限以及年屆65歲方可領取的規定。而央積金與強積金最大不同點,在於強積金存在對沖機制,僱主可在僱員的強積金供款中,抽取僱主供款部份及其累算權益,以抵銷應向僱員支付的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

2012年11月,時任香港積金局主席胡紅玉承認,強積金計劃存在效率低、收費高的問題,但在2013年1月10日,立法會辯論“全面檢討強積金計劃”,動議最終被否決。強積金是否效率低,隔山隔海的我們其實難以了解,但收費高的問題,可以翻查資料。2010年香港積金局公佈全港逾450種強積金成分基金的平均收費達1.91%。按消委會以往推算,在此收費水平下,一名月入2萬元的打工仔為強積金供款40年後(假設每年回報率5%,當中2%用作支付管理費),原本305萬元的退休金將有三成多即逾100萬元被蠶食,變成了基金管理人的收入,影響打工仔退休生活。

而香港媒體在2018年2月報導中,引用現任香港積金局主席黃友嘉於網誌撰文,指有近100個開支比率是1%或以下,基金開支比率亦由2007年12月的2.10%,下降至目前的1.53%,下調幅度近三成。

根據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資訊平台的基金年度表現及收費,手動計算下澳門基金管理總費用比率在1%~1.65%之間,平均不足1.1%,要比鄰阜香港的低。

珠海實行五險一金

眼見港珠澳大橋已經落成,粵港澳一小時生活圈基本可以實現,與澳門只有一涌之隔的廣東珠海,現行的社會保障制度是五險一金,是五種保險,包括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五險一金應該理解成澳門的社保,是社會保障制度中最基礎的一環,內地企業聘請港澳台人士在內地工作,就需要依法購買。

至於本澳推行一年的“非強制性央積金”,在內地最接近的制度應是“企業年金”。內地原勞動和社會保障部早在2004年發布了《企業年金試行辦法》,在2018年初發佈的《企業年金辦法》,只是前者的修訂和補充。企業年金是指企業及其職工在依法參加基本養老保險(五險一金)的基礎上,自願建立的補充養老保險制度,企業年金基金由企業繳費、員工個人繳費及企業年金基金投資運營收益組成,與非強制性央積金“共同供款計劃”近似。根據百度百科介紹,一般來說,企業年金可分為繳費年金和待遇年金兩種類型。繳費年金的特點是,計劃參與者有資格領取養老金時,可得到的金額取決於資金積累規模及其投資收益。職工個人承擔有關投資風險,受投資環境和通貨膨脹的影響比較大。繳納年金鼓勵僱員在退休時一次性領取養老金,終止養老保險關係,但因為一次領取數額比較大,退休者往往不得不忍受較高的所得稅率。

待遇年金指繳費並不確定,無論繳費多少,僱員退休時的待遇是確定的。一般規定有享有資格和條件,達到條件的,每年享受到的養老金額還有最低限額和最高限額的規定。退休前不能支取,流動後也不能轉移,退休前或退休後死亡的,不再向家屬提供,但給付家屬一定數額的一次性撫恤金。

參照以上內容,澳門的“非強制性央積金”比內地的“企業年金”更具靈活性,但要知道兩者都不是強制實行,比較兩地的基礎社會保障,國內明顯更勝一籌。

多支柱制度
根據國際銀行在2005年提出的新的多層次“養老模式”, 由五條支柱支撐起一個建全的社會保障,讓長者可以安享晚年。五條支柱分別是零支柱、第一支柱至第四支柱,零支柱是提供最低生活所需,被視為“救命繩”的一項制度。第一支柱是公共退休保障金、第二支柱私人退休保障金、第三支柱是個人儲蓄及第四支柱非正式及非財務支援。要強調的是多層次“養老模式”並不存在標準模式,世界銀行亦表示各地區應按自身情況調整。

零支柱:由政府全數支付,為貧困長者提供經濟援助,一般有收入及財產上阻,如同澳門設立最低維生指數,沒有或收入過低就可以申請經濟緩助金。

第一支柱:澳門的養老金便屬於此,強制執行、由政府管理、需供款、合資格方可領取,是退休保障的一環。

第二支柱:強制性職業或私人退休金計劃,最近的例子是香港的強積金。

第三支柱:是個人儲蓄及自願性供款的退休金計劃。

第四支柱:泛指親屬照顧加上政府的住屋及醫療援助,以澳門為例,滿65歲的長者享有免費醫療及優先的住屋政策。

而澳門推行剛滿一年的非強制央積金,其實跨越了零、第一、第二、第三支柱。個人公積金帳戶內的“政府管理子帳戶”、非強制央積金制度下的“共同供款計劃”及“個人供款計劃”,就分屬上述三者。政府管理子帳戶內的是政府發放的款項,合資格的澳門人人手一份,亦是文章主題中的“被遺忘的存款”,但此款項更似零支柱及第一支柱的混合。“共同供款計劃”與第二支柱不同的是非強制,而“個人供款計劃”是第三支柱的其中一部分。

【制度探討】

養老夠不夠

如以33歲合資格澳門居民舉例,社保基金非強制性央積金戶口內現存合共MOP67,283,根據政府建議澳門居民每月供款最少MOP500,最多MOP3,000中位數MOP2,000作演算,供款年期為32年(至65歲),供款總額為MOP768,000,以現時社會保障基金回報率計算,至65歲的回報預計為MOP900,000,央積金最起碼解決退休後起居飲食的問題。

根據2018年9月澳大公佈2018-2019年澳門宏觀經濟預測,以消費物價指數計算,在2018年及2019年通脹率預計分別為3.3%及3.9%。根據《2019財政年度施政報告》,每月養老金由3450調升至3630元,敬老金維持9000元,再加上現金分享亦由9000元升至1萬元,施政報告亦提出在2019年1月將最低維生指數調升至4230元。2019年合資格長者平均每月收入約5213元,比2018年的4950高出約5%。

從數字來看,長者每月收入要比最低維生指數高出1000元,升幅甚至跑贏通脹,考慮到65歲或以上的長者享免費醫療、公共交通的照顧,申請社會房屋亦有專屬長者單位及優先“上樓權”,要在澳門 “生存”應該難度不大。但提到要“生活”,相信仍有一定距離。

非強制央積金雖然是社會保障制度的一環,但涉及投資事宜,是一定會有風險,而且不論投資表現如何,都要按時付出管理費。申請開立個人央積金帳戶需時60天,一人可多間機構開立央積金帳戶,一個帳戶可不同投放分配。換言之不同風險的計劃可以按自身需求調整。而最重要一點是,除非自認為是土豪,有關款項亦可繼續存放在政府管理子帳戶,利息多少要比一般銀行高一點點。

【小結】
綜合上文所述,政府的養老金是市民養老的最後一道防線,所以《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制度》被強調為養老的第二層保障。亦如同上文提過的養老支柱是越多越好,所謂積穀防飢,保有一定數額的儲蓄,是所有理財、投資的第一步。年青人盡早學習理財,為未來作出規範,總好過白白錯失機會。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