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都什什麼年年代了了還在看電視。
正如你所感覺到的,我跟我爸(他)的感情並不好,我經過了了客廳回到⾃自⼰己的房間,幸好在這條路路
上我不需要從電視前⾯面走過,可以的話,我想儘量量減少和他的接觸。

電視正在放著《流⾏行行經典50年年》,但其實⼀一個外來來客,也沒有經歷過香港⽂文化,這些流⾏行行歌對他來來 說⼜又有什什麼意義呢,他只是習慣電視有聲⾳音⽽而已,畢竟在他那個年年代電視是⼀一種脫貧的象徵。現在 要有這種感覺,恐怕就是要上樓才能代表這個涵意了了吧,新⼿手機、⾞車車⼦子這些,澳⾨門已經不適⽤用了了。

我習慣性的把房間⾨門關起來來,戴上我的隔⾳音耳機(這可花了了我⼆二千元啊),打開我的MACBOOK PRO(年年⻘青⼈人⾝身份的象徵),點開YOUTUBE,是的,網路路才是現在的王道。

最近我很著迷⼀一個叫馬克的網紅,思想特別成熟,我欣賞他對世界的看法。

他剛剛更更新了了他的最新影⽚片,主題是「回到過去,你想要做什什麼?」,影⽚片⼤大概花了了10分鐘的篇幅 談了了在科學上的可⾏行行性、過去的⽂文學和電影作品對這類類題材的詮譯等等,雖然知識型的節⽬目最近是 有些看疲乏了了,但總括⽽而⾔言比電視有趣多了了,在此我很感謝我的耳機讓我與外⾯面的世界隔絕。

在影⽚片的最後,⾺馬克請⼤大家留留⾔言,寫下⾃自⼰己想回到什什麼時間,和為什什麼,被他選中的⼈人會有神秘的
驚喜。
這個到底算是什什麼呢,雖然這是現在網紅充流量量的⽅方式,但這⼀一點都不像⾺馬克的作風。
算了了,多想也無意義。剛好我也有想回去的時間。

1989年年12⽉月,我想⾒見見⼀一⾒見見我媽媽。 2.

我媽的家⼈人是在1950年年代下來來澳⾨門的,早些年年感覺只要不是葡萄牙⼈人和⿊黑⼈人,其實內地和澳⾨門⼈人那 有分得那麼清楚,這裡我就想起我的⾼高中歷史老師的⼀一個說法,他說所謂的⽭矛盾⾔言論其實說⽩白了了就 是新舊移⺠民的問題,社會總是把問題複雜化了了。

這樣⼀一推算,我媽⼩小時候應該也經歷過⼀一⼆二三事件,那個時間點應該是蠻有趣的,但我覺得不是⾸首
選,因為那個時候的媽媽也只是出⽣生沒多久的⼩小孩。

我選擇1989年年的原因有三個:第⼀一,那⼀一年年我姐姐出世了了,剖腹產的,有先天的⼼心臟病,97年年動了了 ⼀一個⼿手術失敗,離開了了,所以我想看⼀一看她;第⼆二,那年年我爸的勞⼯工證過期被抓了了,我想看他狼狽 偷渡回來來的樣⼦子;第三是在1990年年,政府⼤大特赦了了,這也是我爸⼤大膽偷渡回來來的原因之⼀一,我想看 ⼀一看,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樣的⼀一個⼼心情。

好的!無⽤用的幻想是該公結束了了。這個時候尿尿意上來來,真是討厭死了了,因為上廁所就等於要離開房
間,⼜又要看到他。煩。

推開了了⾨門之後,發現牆壁怎麼好像變新了了呢,還帶著淡淡的油漆味,電視傳來來的聲⾳音也不太⼀一樣, 講話的⽅方式比較字正腔圓,夾雜著⼀一些很OLD SCHOOL的⾳音效聲,忽然⼀一個女⼦子喊他的名字:

侯孝勇,過來來幫⼿手換尿尿⽚片。
我的預感已經讓我的眼框裝滿了了淚,我腳步漸漸加快,這段⼩小走廊忽然變長了了,我想⼀一定是⼼心理理作
祟。踏出客廳的那⼀一步,我看著他們倆,他們兩兩也看著我,漸漸露出疑惑的眼神。
這感覺真糟糕,我決定先發制⼈人。
請你們不要激動,我是從未來來來來的⼈人,我是你們的女兒,我叫侯麥,這⼀一部是未來來的⼿手提電話,你
們看看這畫⾯面,這個年年代的科技做不到吧。
在這麼慌亂的情況裡,我的腦海海卻冒出了了無聊的記憶。
他姓侯,我媽姓麥,所以我的名就是他們兩兩的姓,我姐的名字就正常多了了,叫侯麗珍,雖然是普通
了了⼀一點,但總比侯麥好,我曾經在雅虎搜尋過⾃自⼰己的名字,居然有⼈人跟我同名同姓,在我覺得有⼀一
些安慰,點進去才發現他是⼀一個法國導演。
我也搜過我媽的名字,沒有什什麼名⼈人和她同名同姓,也沒有任何關於她的消息。
想到這裡,我的⼈人已經被趕到⾨門外去了了。

3.

我嘗試過敲⾨門,但他們沒有理理會我,我只好到樓下看⼀一看,反正⼀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回到未 來來,⼀一邊等他們出⾨門,⼀一邊看看1989的澳⾨門。

⾼高⼠士德附近沒有什什麼太⼤大變化,跟現在⼀一樣⾞車車⽔水⾺馬⿓龍,只是未來來會更更塞就是了了,⼈人們的臉看起來來有
點像現在在街上穿古著的年年⻘青⼈人,這感覺應該很像走進了了橫店的⽚片場⼀一樣。
也才過了了幾分鐘,我媽媽她下樓了了,但為什什麼不是那個男的呢,真是個渾帳東⻄西,就不懂體諒⼀一下
老婆嗎?
她⽬目光四處尋找,然後找到了了我,走了了過來來。
你為什什麼說你是我們的女兒?
我們在香島坐了了下來來,媽媽點了了⼀一杯熱鮮奶,我點了了⼀一個餐蛋公(穿越的時候我還未吃晚餐呢),
原來來他不下樓的原因是他沒有⾝身分證,我都把這⼀一點給忘了了。

對了了,最後阿勇有拿到⾝身份證對吧。 嗯,現在是1989年年對吧,明年年就會有了了。

我們之後的⽇日⼦子都好嗎?

嗯,都好。

嗯,我想知道的都知道了了,但,假如你真的是未來來來來的話,我就不能再問下去了了,我怕因為我做了了
什什麼⽽而改變了了未來來,如果我因為這樣,未來來失去了了⼀一個女兒,那就太糟糕了了。
此刻我腦⼦子的想法像核爆⼀一樣的冒出來來,我居然現在才意識到這件事,假如我回到的過去是真的過
去,那麼我媽可能就不會死,不單⽌止是我媽,甚⾄至是我的姐姐也會好,那個男⼈人的的性格也許也會
不⼀一樣,相對的,我可能就不會出⽣生,就算是⽣生了了第⼆二胎,那個⼈人也可能不是我。但那⼜又何仿呢,
沒有比較快樂樂樂樂。

媽媽,你在2003年年會出了了⼀一場嚴重的交通意外,去世了了,你⼀一定⼀一定⼀一定要注意!你不能死!你不 能讓⼀一個三歲的我沒有媽媽,還有,姐姐的⼿手術在1997年年失敗了了,你⼀一定要換⼀一個更更好的醫院。

媽媽⼼心疼的微笑著,因為她阻⽌止不了了我預⾔言了了未來來。

好,我都記住了了,那你可以告訴我,我是哪⼀一年年⽣生你的? 1999年年。
我都三⼗十幾歲了了,好累啊!

我們都笑了了。

此刻我還沒有消失,我想,關於我的未來來應該沒有被改寫;⼜又或者是,我現在只是在我的夢裡;⼜又
或者是,我的穿越,是過去也發⽣生過的事情,我的回來來其實並沒有改變任何事情,我回來來只是告訴
我的媽媽,你和姐命不久矣,這麼⼀一想,⼼心裡難免悲傷。

4.

⼩小的時候,媽媽去逝了了以後,他要去⼯工作沒空照顧我,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是跟我阿姨住的,阿姨
和我媽媽的關係特別好,所以她討厭那個男的,她認為我媽的痛苦都是他來來的,也許,我也跟著我
阿姨去討厭我他,但其實,我跟他沒有太多的交集,他從來來沒有笑過,在我的記憶裡,他沒有笑
過,但我想起剛才在家裡他的臉,是多麼的幸福,我忽然很愧疚,真的很愧疚。
媽媽牽著我在義字街買了了⼀一些菜和⽇日常⽤用品,我們也聊了了很多,她說要帶我上去,我⼀一開始有些抗
拒,媽卻說,你是從那扇⾨門過來來的,說不定也可以從那邊回去,⽽而且,你不想再看⼀一看你的姐姐
嗎?
想不到我媽使狠起來來還真夠狠,被她這麼⼀一說,還真的有不想回到未來來的念念頭。
我們經過了了⼀一間影相鋪,媽媽停下了了腳步,拉了了我進去拍了了⼀一張照⽚片。她說她之後就放在相冊裡,
我回去之後記得打開來來看,就放在電視櫃的抽屜裡。
我們悄悄的回到家裡,他的⼿手輕輕的扶著嬰兒床邊,坐在旁邊的椅⼦子上,頭早就往後倒,嘴巴朝著
天微微的打著呼。
姐姐,你要加油。我⼼心裡默念念著。
我走到房間,準備把⾨門關起來來。說不定我回不去呢,如果回不去我就留留下來來。我半開玩笑的說,說
完默默的把關了了⾨門,絕不說掰掰。

⼀一⼩小段沉默了了以後,我⼜又打開了了⾨門,牆⾯面⼜又變得斑駁,客廳傳來來《流⾏行行經典50年年》的聲⾳音,可是沒 有額外的聲⾳音。

客廳裡依舊只有我爸⼀一個⼈人,他看了了我⼀一眼,⼜又繼續看電視。我走到電視櫃前蹲了了下來來。我知道他
⼀一定會盯著我看,因為我從來來沒有這樣⼦子過,我把相冊翻了了出來來,找到了了那⼀一張照⽚片,然後我拿給
我爸看。
你看,這個⼈人是我。
你發甚麼神經,這個⼈人是你媽媽的表妹。
爸爸看了了我⼀一眼,⼜又看了了照⽚片裡的⼈人⼀一眼。
你們怎麼那麼像,⾒見見⿁鬼了了。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