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019年12月20日,這年的小麥非常年輕,就獲得了一個職業,造夢師,他曾在2012年幻想著要去搭上諾亞方舟,還專門手繪了一張屬於澳門區vip的門票,可惜2012沒有實現。那張票上面的顏色到現在都沒有褪去,被他保留在錢包裡面。

漫威英雄的流水線生產,比《2001漫遊太空》快得多,還有那神秘的2012在他心裡有餘震。科幻的一切可能給了他更大的想像,他喜歡坐在馬桶上想像。那天,他想象那浩渺的宇宙,還有在銀河俯瞰地球,在不同的星際上流浪,偶爾還可以為拯救地球做出自己的貢獻。四周是一片冷清,他就是一個孤膽英雄,想到這些,他不禁又有些難過。

“咚咚咚。”門口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你在廁所已經很久了,快把你的夢沖走,別做夢了。”

麥夢抽起褲子出來,沒好氣地對著朋友說了一句,“一個偉大的夢想就此破碎了。”

2

       除了馬桶,他還時常坐在窗台思考,他喜歡有窗的店,他那個敲門的朋友黃超越,也喜歡伏在窗臺。這天,他們來到路環一家窗很大的咖啡店思考。一個很大的落地窗,頂高5米多,靠窗邊起高,放了靠墊和床墊,還有一個小圓石台。這樣的位置不多,老闆都會留好一個位置給他們,正對海,還有藍天。黃超越是一個作家,曾經在某些雜誌發過幾篇文章,於是在麥夢面前,為了不輸這個綽號,就取了這個不俗的稱呼。

那次馬桶邂逅後,造夢師麥夢似乎有些絕望,他感到燈枯夢竭。於是他開始起稿,要記錄下來這個痛苦的時刻。夢的缺乏,現實的殘酷,使人類的科技早已進入萬古長夜,就如麥穗壓彎了低下的頭。

“從電腦開始,我們的世界都在圍繞電腦在轉動,就聯手機也只能創新到雙卡雙待了。奇怪,這個世界,如愛因斯坦、圖靈那些天才,究竟去了哪裡。我們最多的期待就是期望facebook有更多功能了嗎?…”

“造夢師,怎麼你把我們的夢說沒了。”

“電流刺激不到對應的神經元了。”

“我最近才寫了一篇,不知道你知否。”黃超越試探著問。

“沒有。”

黃超越端坐起來,開始唸書, “當風起時成熟的麥穗會彎腰躲避開風,而避不開的,往往是年輕的麥子,挺直的麥子會被打斷。其實放到每個人都一樣…”

“麥穗那麼重,總是依託麥子身上,還怎麼去飛翔。”麥夢打斷了他的話。

黃作家望著窗外,那是近乎孺子不可教也的生氣境界。

“當代全球百大思想家,科學家已經排在了前十之外,屠呦呦在醫學界為我們掙了口氣,但還是進展緩慢,曾經這樣的名單上,都是愛因斯坦、穆勒、佛洛依德、達芬奇…人們從單打獨鬥,進入了團隊合作模式,但就目前來看,團隊似乎有些影響想像力。現在的模式就是一種資訊的創新,表面的繁華罷了…”

“總算寫完了。”

麥夢喝了一大口奶茶,只留著一點。看黃作家還在望著窗外,遠處的天和海還在交接,陽光還在照耀。他看到黃超越不理他,也不自討沒趣,就去上了個廁所。

小小的閣樓上,有個狹窄的廁所,在這種逼仄的環境中,不得不感歎澳門的奇思妙想,能在一切不可能的地方製造各種東西。

麥夢幾乎是側著身子完成了上廁所的任務,隨後,他看到他公眾號上消息處有個“+1”。他趕忙看看,平時都是叫七大姑八大姨點贊,根本沒有人發啥消息,他很快拿起手機,看看寫了什麼。

“未來就在你和這道門之間。”

“什麼東西。”他放下手機,就開始洗手,順便洗去臉上的多餘油脂。

他正要打開廁所門的時候,門外倏然從陽光明媚變成一片黑暗,一陣眩暈,他一腳踏了進去,隨後猛地往下墜,掉進了一條黑色的隧道,黑暗周圍的光合成一座海上房屋,赤著腳的婦女露出笑臉,葡萄牙人建起了一座座教堂和房屋,從裡面蹦出了一個個籌碼。1999年12月20日回歸,一個孩子呱呱墜地,隨後開始目不暇接,快得看不清影像,直到一片空白…

3

      那個孩子是他。

麥夢重重摔在了潔白的地板上,他看清了路,廁所變得寬敞明亮,小路依舊是黑白相間的小石板,一路上都是誘人的黃。

“我真的到了未來嗎。”

麥夢開始大步地奔跑到門口,“叮,道路已阻塞,請等待。”立馬出現一道屏障,把他攔在那裡,他想走,還走不過去。只能望著一輛輛車飛馳而過,上面的人都閉著眼睛,任車子在自動駕駛。他看著汽車自動走的樣子,就像看著電腦在路上走一樣。忽然,後面有一個人拍了下他的肩膀,他轉頭一看,一個面無表情的人看著他。

“朋友,有沒有夢。”

麥夢有些詫異,感覺像是一種嘲笑。

“這是哪一年。”

“先生,這是2049年,你怎麼了,先生?請問您怎麼稱呼。”

“我姓麥。”

“麥先生,現在科技已經到達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單單澳門的發展就已經超乎想像,發展到了現在,我們還需要什麼?需要更加強大的夢,讓我們繼續前行。”

他指向一個新中央後面的一個茶餐廳視窗,除了下面是烏泱泱地無人汽車飛馳,一架架無人機帶著外賣,送到每個人家的窗台,每戶人的窗台都有一塊平台,專門停落無人機。一支機器手臂出來取了食物,接著送到了躺著看電視的人身邊,人就躺著把吃喝拉撒都解決了。

接著,販夢的人開始點開手環,在空氣中出現了許多了一個視頻。視頻裡面,矽谷等都在平淡中漸漸沒落。剩下大灣區等為數不多的灣區在支撐,科技的繁華,已經把人安排得明明白白,絕不是掐指一算的空穴來風。而現在,我們已經停止發展了好幾年,希望有更強大的夢,給我們帶來動力,歡迎加入販夢團隊,你的夢就是我們的未來。

“我們已經搜集了上百個夢,夢的內容有很多。我們會在搜集夢之後,我們會放在夢境之中,跟隨著儀器,可以看到你所說的夢到底在什麼時候發生。當然,我們還有夢的行使權。”收夢人收好了手錶,拿出拍了拍吸夢儀,看著一臉驚訝的麥夢。

收夢的人拿出一個儀器,“這個,就是我們公司的吸夢儀,只要你講出夢來,就可以很快地吸收,並且穿梭過去和未來,找到實現你的夢的人。我們的宗旨,就是尋找能喚醒雷電的烏雲,幾片就足夠了。”

“嗯…”麥夢激動到哽噎,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他摸到了他的錢包,想到了他那張門票。

“那個,你們有諾亞方舟的門票嗎,澳門區,不知道能上船嗎?”

“你是說,那個遠古時期的預言?”

“沒錯。”

“你試試。”收夢人把麥夢的手放到吸夢儀上,吸夢儀憑空出現了一個畫面,是一片的空白,中間出現一個類似腦電波的頻率,忽然爆炸了,嘉樂庇大橋、友誼大橋、西灣大橋串起了兩塊陸地。

“這不是以前的澳門嗎?“

陸地上又是麥夢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畫面,畫面上的人把門票塞進了錢包。

“那不就是我嗎?”

“看來這件事,全世界也只有你這樣做。”收夢人一邊嘴角上揚,他很久沒有笑過了,接著,繼續給麥夢介紹,把手放在吸夢儀上面。“如果按下這個鍵,你就可以進入自己設立的這個夢境。”

麥夢望著吸夢儀,忽然有了一個狗屁的想法。

“我還能說一個夢嗎?”

“哦,什麼夢。”收夢者又打開吸夢儀,麥夢直接把手放了上去。

沉默了一陣,他把手用力抓著吸夢儀,然後趁收夢的人不注意,按下了那個按鍵。

麥夢的夢,就是拿著這台吸夢儀回到過去。

收夢人卻沒有阻止這一切,任由麥夢在那操縱,麥夢慢慢浮在空中,猶如掙脫麥子的麥穗一樣,飛了起來。

他又回到了那個時空隧道,白光一閃之後,他再次睜眼,發現自己身處在廁所裡面,但是吸夢儀卻不在手邊。他打開廁所的門,身邊是一個巨大的諾亞方舟,旁邊寫著“憑票入場”,麥夢自覺地走了過去,給票上了船。

他的手機響了,短信從手環上射出來。“歡迎來到,諾亞方舟。”

收夢人默默地關上了吸夢儀,把它收進包裡。打開廁所門,他笑了,回到了那個有暖陽的下午。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