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9年12月19日23

時研局

      “記住,“門”只會為你打開24小時,你需要在2099年12月20日23時59分前回到這裏,否則你將會永遠停留在身處的時空之中。實驗負責人白先生一邊為“門”做最後整理,一邊等待著穿行者的回應。

“9991220號穿行者,請你回答。” 白先生向不回應的穿行者提高音量。

“知道了,領航員白先生。”穿行者開口道。

白先生停下手的動作,看著正在“門”前預備的穿行者,再一次擔心計劃是否萬無一失,他提出讓穿行者覆述一次任務要求。

穿行者面無表情地表示,“穿行者9991220號接受S級穿行任務,由2099年回到2049年,在24小時內說服當時50歲的麥博士繼續參與代號‘穿行者先導計劃’”說畢,時間正好去到正午12點,穿行者向白先生點頭示意,就打開了“門”,穿“門”而過。

正在“門”關上時,彷彿有一道具大的外力侵襲,“門”在瞬間粉碎。

“希望我們的計劃能成功,小麥。”白先生看著地上的碎片說。

 

2049年12月20日10

時研局

      穿行者按照任務指示,在澳門時間研究局搜尋麥博士的蹤影。 “是有多熱愛工作,才會在假期當日如常上班,而且今天還要是生日。” 穿行者在自言自語中,找到了麥博士的辦公室,正打算敲門之際,麥博士拿了一個已經空了的馬克杯,快一步把門打開了。

“同學,是想討論畢業論文選題?你是找錯辦公室了嗎?” 麥博士一臉和氣,就像一個普遍的中年人,開始有謝頂的問題。

穿行者表示:“麥博士,我是來和你討論穿行者先導計劃。”

麥博士示意自己要去茶水間添咖啡,讓穿行者跟上,“同學,我知道先導計劃在時空物理系的學生之間,已經是半公開的秘密,看在你在一個沒有其他人的時機找上我,我才和你解釋一下。但此前我要先知道你的立場,是反對還是支持?”

穿行者發現任務發展不在預計之中,他一度懷疑時間坐標是否出錯,又擔心白先生是否開錯了平行世紀的“門”給他。在未證實到時間是否有問題前,穿行者決定先順著麥博士的話接下去,“麥博士,就個人而言,我是支持穿行者先導計劃。”

“即使計劃存在道德爭議及監管問題?”

“事物從來都是無辜的,差別只在於使用的人。”

“你知道嗎,人的本質是非常難以改變,習慣亦是一樣。我總是粗心大意,不看哪些微細的地方。”麥博士口風一轉,說了句不相關的話。

穿行者這時才將目光放在麥博士身上,與其說他們相似,不如說麥博士是中年版的自己,一開始時沒有發現,很大程度要歸咎於麥博士的地中海髮型。默不作聲的麥博士再舉起手中的馬克杯喝了一口,穿行者才信了麥博士的話。

馬克杯底上印有“時行局”的字樣,這很正常,但麥博士的手腕上,卻有和自己一模一樣,只是淡了很多的疤痕。

“為甚麼我老了會脫髮,我明明記得的父親沒有這個問題?”穿行者問。

“看來你的恢復情況不錯,長期記憶都回來了。頭髮嘛,沒有性命重要。我們去現在的‘門’看看吧。” 麥博士隨手放下了杯子,帶著穿行者出發。

 

 

 

2029年12月19日20

小麥家

      “小麥,你一個大男人,輸了遊戲就快手執行懲罰。”家明為小麥送上杯黃色的有氣液體,一直心不在弦小麥,收回一整晚都放在自家大門上的視線,搖頭苦笑地伸手接過來半杯薑汁汽水。一口氣灌下後示意再喝不下,以“壽星最乂”為由,希望大家高抬貴手。

      小麥在朋友間的哄笑聲中逃往洗手間,解決完個人需求後,愉快地哼著不成調的曲子去洗手,手腕處仍是一片光潔。

“小麥快點,又是你說要提早結束,讓你早睡早起參加甚麼先引導計劃。你再不出來我們今晚就不回家,在你家過夜!”客廳響起朋友們附和的聲音,小麥一時心急,轉身時沒有站穩撞上了扶手,被不平整的邊沿開了一道傷口。

還有3個多小時就30歲的小麥,還未知道他未來要面對的困難。

 

 

2049年12月20日11

時研局 穿行計劃實驗大廳

     “門”的位置比穿行者想像中近,沒有人把守,只是三、兩道彈簧門,已經到了“門”的所在地。眼前的研究室沒有分間,只是一個大大的工作台,中間有著一道孤單單的“門”,底座是兩個梯形門腳,最普通的旋轉把口,彷彿一打開,後面只是一間尋常的睡房。

穿行者仍然等著麥教授的解釋,解釋自己為甚麼會在未來接受訓練,在過去的時間軸中見到未來的自己?

“和未來有甚麼不一樣的嗎?”麥博士搶先問道。

“應該說只有‘門’是一樣。”穿行者答。

“知道為甚麼嗎?”

“過去科技未足夠發達時,需要一道含有足夠量子糾纏的‘門’,作為穿行者回家的牽引座標點。仰賴科技的進步,已經由抽取人體DNA培養臨時糾纏量子,去到最微量的DNA碎片,即頭髮、指甲等都足以制成牽引座標點。”

“其實你是知道有問題的吧?”麥博士問。

“你是說只有我用一道殘舊的‘門’做訓練,訓練時數及次數被控制在其他人的十分之一,醒來時沒有長期記憶直至最近兩天,一開始恢復就被派遣完成一個時距史無前例遠的任務?”穿行者回了一口氣繼續,“就算記憶缺失如我,也知道事情有問題。”

“除了最後一點,你都對。”

 

2029年12月20日11時50

時研局 穿行先導計劃執行處

     “小麥,不用緊張,就和平常的訓練一樣,只是今次來真的了。”白浩以取笑形式安慰小麥,又不忘提醒他“反正有三組人進行實操,你失敗了也有其他組的人成功,哈哈哈哈哈哈!”

小麥在“門”前面做最後的裝備檢查,包括昨天晚上新得的傷口,聽到白浩的話,送給他一個大大的白眼,“領行員白先生,你還是專心數據吧,我回來才找你算帳。”說罷小麥站上台階,在一道比另外兩組更顯時間洗禮的“門”前站穩。

 

當所有小組都預備妥當時,領行員主席開始例數,5…4…3…2…1,執行!三名穿行者同時穿過“門”,本來應該即時回來的穿行者,即未見人影。正當所有人都擔心任務失時,小麥推開“門”回到眾人的目光之中,在他向前倒下的同時,另外兩道門亦打開了,但只有兩度輕煙吹出,不見人影。

“小麥!”白浩見狀,立馬上前扶起小麥,只見小麥開始七孔流血,手腕上亦有一道諾大的傷口。

 

 

2049年12月20日11

時研局 穿行計劃實驗大廳

      “後來呢,你們是如何改變歷史?”穿行者問。

“在量子傳送過程中,三組人其實都成功傳送,只是在成型時,需要牽引座標為穿行者保持形態穩定。因為只有我們選擇了家中大門做“門”,與之有足夠的糾纏量子,可以克服當時防護服對時間穿行拉扯侵食的不足。當時由白浩最快發現這一點,他以人體DNA培養出臨時糾纏量子,為了我們,穿行到2099年,肯定有辦法治療你時,就決定將你送去2089年接受治理。”麥博士說。

“我明白了,你去預備一下吧。”

“你明白?從前的我有這麼聰明嗎?”

“所有東西都有壽命,包括‘門’,在2029年受傷的小麥,只能由已經康復得七七八八的9991220號穿行者,送去2089年吧?”

“是的。”

“因為只有的我們才能以最底限度的負擔通過門。”

“亦因為只有我可以拯救我。”

 

 

2029年12月20日12

時研局 穿行先導計劃執行處

     穿行先導計劃執行處的三道門前,人們仍在任務失敗中回不過神來,小麥在白浩的懷抱,氣息一點點地減弱,白浩大叫救護員時,有一隻手輕輕搭上他的肩,白浩回頭一望,是穿行者9991220號。

穿行者打開頭上的面罩,對白浩說:“白浩,把人給我,我還需要你。”

白浩轉瞬間明白了甚麼,他跌跌撞撞地回到控制台,詢問穿行者新的時間坐標。

“2089年12月20日,領航員白先生,我等一下就回來。”穿行者背著小麥,在門前站穩。

在倒數聲中,小麥手上的鮮血沿指尖滴下,一滴一滴,跟蹤穿行者的步伐,在發光的門前中止。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