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北京。早上七點三十分,陽光從窗戶透過來,很溫暖。

我終於撐過了大學四年、人生路不熟的生活了。我現在就只想好好躺在床上睡一覺,然後回澳門見她。此時,在床頭的手機響起了。我隨手開了擴音,等來電的人講話。

「小麥~在嗎?」一把熟悉且溫柔的聲線傳入我的腦海,是詩婷,當我想開口的時候,旁邊的室友調侃着對我說:「允軒,四年來你們每晩都通電話放閃,真是受不了。我還是出去一下好了。」我聽到之後突然有一種害羞的感覺,不過我相信這是幸福的。如果沒有她,我應該每晚都很寂寞吧?

室友離開之後,我稚氣地說:「在呀,甚麼事呢?」詩婷用跟我差不多的語氣說:「沒有呀,就想問一下你什麼時候回來呢?」我查了一下手機的備忘錄,然後說:「今天下午一點二十五分起飛,五點五十分到澳門機場。」詩婷溫柔地說:「好呀!那我到時候接你啦,我準備了一份神秘禮物喔!」我很感動,為了一段長達四年的異地戀終於結束而感動。我強忍着淚水,然後說:「好喔,那我現在也凖備一下禮物吧。」詩婷興奮地說:「真期待呢,不過不要破費呀,到時候不見不散。」我真誠地說說:「不見不散。」

我最後買了一個音樂盒,外形是一對情侶在跳舞,音樂是五月天的《如果我們不曾相遇》,她應該會喜歡的。

之後我怕會遲到,我乘了一台計程車,趕去機場。

到了機場後,職員說航班要延遲,我打算打電話給詩婷說不要等我了,可是⋯電話打不通,是我的話費用光了嗎?我唯有發一條微信給她。心裏滿是徬徨。

我即將上機之前,收到詩婷一句「不怕,不是說好不見不散嗎?我等你。」我才放下心來。

現在是下午七點,到了澳門機場,我滿懷歡喜地找詩婷的身影,卻看見有一群人圍着看一些什麼。我好奇一看,居然是詩婷暈倒了!我呆了,站在人群裏一動也不動,只見救護員驅散圍觀者,把詩婷搬上擔架。這時我才反應過來,跟那些救護員說:「這是我的女朋友,我可以跟着你們嗎?」有一名女救護員點頭示意,叫我收拾好詩婷散落一地的物品後就跟着她們。

在救護車上,我克制着自己不安的情緒,看一看詩婷的物品。詩婷的手機正顯示着一宗新聞,內容是有一班前往澳門的飛機墜毁,但是時間點和出發點都跟我的不同,是詩婷看完標題接受不了然後暈倒嗎?我有一種內疚的感覺蔓延到我心中,揮之不去。然後我再看一看粉紅色的禮物盒,本身應該是送給我吧?我打開看看,是兩個鎖匙扣。一個是刻有Eternal的鎖匙,另一個是刻有Love的鎖。我馬上把Eternal扣在鎖匙圈裏,然後放進背包,心中不停祈禱。

到了醫院,詩婷在急救室搶救,我在外面等候。

此時,我用詩婷的手機打給岳母,打不通。我再打給岳父,向他解釋來龍去脈之後,等他過來。

岳父過來後,他跟我說岳母最近離開了,加上詩婷學業、事業、社交圈子都有不如意的事情,可能才會這樣。我聽完之後就更內疚了,如果我沒有去北京讀書、如果我有勸她不要等我,如果我一早知道她是報喜不報憂的話,那有多好⋯⋯

醫生很快就出來,說詩婷沒有大礙,叫我們多一點陪伴她,保持一個樂觀的心態就夠了。之後岳父和詩婷聊天,詩婷看一看岳父的後面,指着我說:「他是誰?」現在是做狗血八點檔的劇情嗎?回憶怎可以說忘記就忘記的⋯我不停解釋我是她的男朋友,不停分享我讀大學之前和她相處的點滴,不停細說那四年通電話的內容。可是,她就是想不起來,而且她好像更心煩了。最後,岳父勸我暫時先回家,將她冷靜一下。

當我走到大廈門口前,我打開背包尋找鎖匙,看到我幾個小時前買的音樂盒,手不自覺地拉了一下發條,音樂播起了。我不管音樂的節奏,步伐十分違和地走進家門前。雖然音樂盒播的是純音樂,不過我記得下一句應該是「無數時間線 無盡可能性 終於交織向你」。

我隨手拿起鎖匙,失魂落魄地把Eternal插在門鎖裏,打開門,進去之後⋯眼前漆黑一片。

我睜開朦朧的雙眼,發現自己身處大學宿舍裏。此時電話響起,我隨手開了擴音,聽到了那一句「小麥~在嗎?」,我怔了一怔,原來自己回到過去了。

我之後費盡唇舌,勸了詩婷不要接機,和朋友出去玩就好了,她說下午會和朋友去唱K,七點回家。我才放下心來。

我下機後,突然好奇詩婷在不在家。所以我憑着上年長假的時候去她家的記憶,乘車前往她家。

到了她家,岳父說她喝醉了,正在睡覺。我不知道現在是開心還是憂愁好了。不過她沒忘記我就夠了,之後的事我會陪她渡過的。

誰料到⋯我想得太天真了。

她還是忘記了我,岳父還以為是年輕人的小情趣,所以裝識趣地離開了。為什麼呀!上天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我有錯我可以改,為什麼要這樣?

最後我還是忍不住不停地向她解釋,她聽完之後,拿著書桌上的粉紅色小禮盒,陌生地說:「雖然我還是不知道你是誰,不過這應該是送給你的。很抱歉,就算我們曾經是感情很好的情侶,但是我就是想不起來。所以你不要再管我了,去找你的幸福吧。」我不能接受這個結局,但我總得接受。

在我回家的途中,路過戀愛巷,泛黃的街燈照到粉紅色的建築物上,身旁的一對對愛侶的影子互相交疊,這種感覺真奇怪。我看一看他們的一舉一動,原來是去戀愛電影館,電影館門口還有一個男士求婚,真羨慕。

不知道過了多久,這段時間我不斷靠Eternal和音樂盒回到過去,結局依舊。不過我明白了一個道理⋯⋯

就在詩婷醉後的第二天,我約了她去戀愛電影館看電影,想不到她答應了。

看完電影之後,我單膝跪,誠懇地跟她說:「雖然妳忘了我,但是我的愛是永恆的。我想了又想、試了又試,終於明白一個道理,其實回憶沒了也不緊要,可以再創造。重要的是我想用我的一生去呵護妳。妳願意嗎?」

♾♾♾♾♾♾♾♾♾♾♾♾♾♾♾♾♾♾♾♾♾♾♾♾♾♾♾♾♾♾♾♾♾♾♾♾♾♾♾♾
「過去發生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將來。」

前一篇文章生命的美在於掙扎不休
下一篇文章「麥」忘初心
澳門人,目前是一名中學生。他極度喜歡文學、寫作,對自己的寫作生涯抱有很大的希望,夢想是成為一名作家。「凡戀」的意思是「嚮往跟意中人平平凡凡地談一場戀愛」。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