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把話說在前,這是一篇回顧文及我思,文長慎入。今天是天鴿過了一年的日子,上一年的自己已經回去台灣,但我在2017年8月24日,寫下了下面這篇文章,先回看一次。

-------------------------------------------

我是H先生,也是零,更是一個澳門人。對澳門人來說,昨天,是難熬的一天,即使我人不在澳,也想為澳門做點事。我自問影響力不大,也只能寫點東西,希望有人會看。

昨天,因為颱風「天鴿」的洗禮,澳門這個小城滿目瘡痍。而在一天過後,颱風造成至少8死2百多人受傷,而在今晚較早時分,澳門的行政長官崔世安召開記招,第一件事就是交代已接受了氣象局局長馮瑞權的請辭。

雖說我是個新聞系的學生,但我從來不客觀,我只想說一點自己的想法。第一件要說的事,是為什麼我們把「天災」的責任歸咎於氣象局局長,把這次「天災」視為「人為因素的錯誤」。在我的角度而言,我認為颱風造成至少8死2百多人受傷這件事,氣象局難辭其咎的原因是氣象局的「預估失誤」。氣象局本應為澳門市民帶來最完善的天氣預報,好讓市民可以「準備」,這兩天的慘劇,最重要的是澳門市民沒有「準備」,而之所以沒有「準備」,還不是因為氣象局的「預估失誤」。再者,在香港早就掛起八號風球下,澳門卻要拖到早上9點才改發,難道也是「預估失誤」?

第二件要說的事,是針對剛剛的記招要說的,我絕對不認為「接受了氣象局局長馮瑞權的請辭」是對我們澳門人的一個交代,還有$2000的事,也不是一個交代。澳門政府,你真的以為又可以用錢來封住澳門人的口嗎?

第三件要說的事,是還沒發生的事。我只是一個沒有影響力的澳門人,但我想跟澳門人說幾句話。別忘了這兩天的事,我們要的是一個對我們澳門人的「交代」,剛才看到有一個PO文說「接受了氣象局局長馮瑞權的請辭」,還要讚政府,你係唔_係坐_住個腦呀_?

我希望,澳門人要團結,謝謝這兩天的義工、良心店家、媒體、前線工作者⋯⋯謝謝你們。還有一句,記住,今天的記招絕不應該是事情的結局,澳門人,別再善忘了。

-------------------------------------------

就這樣再過了三天,這三天我一直跟家人傳訊息,因為我很擔心很擔心,我也跟家人說我可以買機票直接回來幫忙,我那時候是多想自己能在澳門,出一點自己微博的力量。於是,三天後,我沒有回澳門,我再寫下了一篇文,那是2017年的8月27日。

-------------------------------------------

我是H先生,也是零,更是一個澳門人。以後當我以這一句作開頭,就代表說我今天想要寫一點認真的話題,也希望各位澳門人會看一下。先交代一下,這幾天都不會有《我的文字 你的故事》系列看,因為我沒心情寫,你也沒心情看,就這麼簡單。先利申,我從來不客觀,即使我是個新聞系的學生,因為零創空間是我的主場,愛看就分享,不愛看就滾。

今天要說的第一件事,是有關於我對近日一些香港人跟台灣人言論的看法。說實在,一些在某媒體報導留言的人、十九才子、數字頭白金作家等⋯⋯我看完是覺得你們蠻可憐的,因為一些連正常人都懂的事,你們這些還拿筆吃飯的人都不懂,不是可憐,就是可恥。而對於台灣一些鄉民的留言,我個人是以「_你都哂_氣」來應對。對於上述那兩種人,我的建議做法是,不要理他們。我有一個大學教授曾經這樣跟我講,「你無知我無所謂,但你要讓我看到你的無知,那是你自己醜」。而且,我身邊的台灣朋友跟香港朋友都不是上面講的那樣,所以請不要再在這個時候搞分化,你我都應團結。

第二件事,是在我看完澳門某議員一篇名叫「小題大造」的文章後的想法。有人支持他的說法,但是我,絕不認同。我了解到為何兩天下來很多人覺得叫解放軍到澳門救災是作秀,甚至我也是這樣認為。但此時此刻,我只問一句,他們有幫到忙嗎?我要說的是,作秀的是這個不知所謂、無能、害澳門人的政府,而不是到現場幫忙的解放軍。縱使我不在澳門,我身邊還是有一群讓我很自豪的朋友這兩天到處跑當義工,他們也有跟我講他們的所見所聞,所以我知道解放軍的確在這事上有幫上忙。難道這不就是澳門人想看到的嗎?澳門人不過就是想我們的家變回我們的家本來的樣子,而這一群人,是幫我們加快腳步而已。就單純這樣,我就覺得,他們是甚麼人根本不重要。政治離不開生活,但在事情上要分莊閒。現在來說,到底救災重要?還是把所有事跟政治拉上關係,讓澳門人醒覺重要?我認為是前者。

第三件事,也是我一直都在說的事,我不是一個具影響力的人,但起碼我自認為懂得判斷是非。這幾天,同為年輕人的我幾次差點哭起來,第一次是我得知我住了20年的地方那一帶是「重災區」;第二次是我看到我的朋友們跟我說,他們有去我住那一區幫忙送水跟清理垃圾,因為那區實在太多長者跟小孩;第三次是我媽跟我說,叫我不要太擔心,我們家那邊沒有很嚴重,叫我不要誤信太多流言,還說這兩天也還她很感動,因為很多年輕人這兩天都出來幫忙。

我人不在澳門,沒能夠出力,實在萬分抱歉。我能做的,是把我收到的資訊整理好,再告訴我的家人朋友。還有,在這個我的主場,寫一些希望能夠讓你們更關心這個小城的文章。我沒有很好的文筆,只有一些沒甚麼脈絡跟髒話一堆的文字。但如果你看完覺得我說得對,把這篇分享出去。覺得我是個廢青,要不就嘗試把我說服,要不就unlike啊。這是我的主場,我只是個不客觀的澳門人而已。

-------------------------------------------

對沒錯,那一段時間,網上出現了各種不同的說法,當然有非常多的訊息是假的。而在一年後我今天,我也決定要寫一篇文來講一下到底這個澳門這一年改變了甚麼。

-------------------------------------------

我是H先生,也是零,更是一個澳門人。今天是天鴿這場「天災人禍」發生一週年,一年前,我不在澳門,但我做了我覺得我唯一能做的事-寫了上面兩篇文章,用澳門人的身份說一點事。那麼,一年過去了,這個社會到底改變了甚麼。

首先要說的,是《民防綱要法》,這到底跟天鴿有甚麼關係,我盡量用最簡單的話講解一下,因為澳門人只能用速食去了解時事。民防綱要法是針對政府當局承認在處理823天鴿風災問題上有各種不足,需要革新民防制度,因而就制定《民防綱要法》展開公開諮詢。但重點不是這個,而是當中有關於一條「虛構社會預警罪」,以針對在緊急狀態期間造謠或散布謠言者。本來聽起來是沒甚麼問題,也如我所說,天鴿期間的確出現太多未經確認的訊息。但,請澳門人用一下你的腦袋去思考,政府一方面說是承認不足,但條文中卻將「民防」,變成「防民」,條例說明模糊且空泛,亦沒有詳盡的解說,到底是不是變相打壓媒體的新聞自由嘗不宜下定論。但可以下定論的是,從此一《民防綱要法》中,我只看得出政府根本沒有要去承認錯誤、承擔責任的打算。這一年,政府依舊無能,此一沒變。

第二,是今天我們的特首請了假。此點我不打算再浪費我的文字去寫。這一年,政府依舊逃避,此一沒變。

第三,我上一年的文章有一點提及『氣象局本應為澳門市民帶來最完善的天氣預報,好讓市民可以「準備」,這兩天的慘劇,最重要的是澳門市民沒有「準備」,而之所以沒有「準備」,還不是因為氣象局的「預估失誤」。』這一年下來,請問澳門人,你們覺得澳門在這方面是真的有改嗎?就我而言,我看不出來,我只是覺得當局怕「又」犯錯,所以寧可都先掛風球。這一年,政府依舊在害怕,此一沒變。

最後,不知道有多少人還記得前氣象局局長馮瑞權,他現在人在哪?他不是引咎辭職,他是退休「咬長糧」。「政府不是中止了他4年退休金了嗎?還想怎樣」說這句話的人,首先我欣賞你居然還有留意後續發展,之後我會_你的腦殘,我反倒要問,這樣真的就夠了嗎?這一年,澳門人依舊善忘,此一沒變。

一年過去了,澳門變了嗎?可能是的沒錯,但我看不出澳門是往好那邊在改。無論是政府,還是澳門人,還是我自己,我都不認為這一年下來,大家有痛定思痛。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