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地前行,
孤身一人。
看著冷冷的四周,
才驚覺沒有一絲援助。

身旁的一些噓寒,
聲勢仍然浩大。
但轉身之後,
只發現她們在遙遠獅哮。

她們緩緩地上前,
只是看你是生是歿。
是生,黯然失色。
是死,一笑置之。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