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葉終於明白,義父為甚麼要特意擺兩場壽宴,因為這場根本只是他──紅葉的拍賣會。

除了本地的官員商人外,在場還有不少來自中國各地的商賈高官,有男有女,而這些外來的客人都是對紅葉很感興趣的人。

紅葉算是看透這個自私自利的爹了。

從小就把他們三兄弟當成生財工具,說是最偏愛他,其實是最怕他跑掉,要無時無刻盯緊。因為葉天福看得出來,三個兒子中,只有紅葉一個不慕名利,所以很擔心紅葉有朝一日會背棄他。

現在這場鴻門宴,只是想趁他還羽翼未豐,盡快把他賣出去。

“紅葉,來,過來見過黃老闆。”葉天福拉着紅葉,熟絡地介紹着。紅葉朝黃老闆點了點頭,葉天福便拉着他去見另一位大爺。

紅葉剛好與林默的視線對上,請她來替自己解圍。

林默看到這陣仗,就知道發生甚麼事了。

“葉伯伯,祝你福如東海,壽比南山。”林默故意擋在紅葉與某大叔之間,手指交叉合起來向葉天福祝壽,那大叔似乎恨得牙癢癢的。

“天妃娘娘,有您的祝福,老夫一定能長命百歲,哈哈哈。”

那大叔聽到葉天福叫眼前的女孩做”天妃娘娘”,頓時收回怒火,不敢冒犯。

“葉伯伯,我看賓客都來得差不多了,況且大家也餓了,能先開席嗎?”

葉天福今天特意讓人替紅葉刻意打扮過,使他看上去亦男亦女,特別引人遐想。本來打算在開席之前讓紅葉在各位大爺面前露一露面,引起他們對紅葉的競逐之心,不過既然林默已經開口,拒絕也不太禮貌。

“好吧,請天妃娘娘入席,請。”等一下唯有再安排紅葉獻唱一曲,讓那些有錢商價們好好看看紅葉的厲害。今天若不能用紅葉投得個好價,他花那麼多錢搞兩個壽宴,豈不是白搞了?

酒宴開始到一半,葉天福便讓紅葉上台表演。

紅葉坐在台上,環顧一周,看到很多人為他的美貌而驚艷,但他並沒有特別得意,反而覺得很噁心。他看了看原本林默坐着的位子,座位竟然空了,他的心突然也空了。

林默趁別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紅葉身上,彎着腰悄悄走到托馬斯旁邊。

“喂,跟我來。”林默拉了拉托馬斯的衣服,壓低聲音說。

“幹嗎?”托馬斯不自覺地跟着林默壓低聲音地說。

“別廢話了,跟我來就是了。”林默說完就走,托馬斯想拒絕也拒絕不了,便悄悄離席,跟在她後面。

林默把托馬斯帶出四合院,紅葉的歌聲開始在空中飄揚着,聲音之美,果然是天生就屬於表演的。

林默把紅葉義父的計劃告訴托馬斯。他除了覺得葉天福很過分外,還覺得這都是紅葉自找的。

“如果他不願意,他是可以拒絕的,不是嗎?”

“你以為這是二十一世紀?拜託,這是仍然封建的明朝,估計你對『封建』這兩個字也沒有多少了解,反正紅葉現在就是『以父為天』,葉天福好歹也對紅葉有養育之恩,他是不會傷害葉天福的。”

“真要命,這樣多沒有自我,原來以前的人活得這麼難過。那現在怎麼該怎麼幫他?”

“呵呵,我知道就不找你幫忙了。”

托馬斯白了她一眼。

“不然我們製造大騷動,破壞這場鴻門宴,抑或是製造機會讓紅葉離開?”林默亂出點子,就不知道紅葉能不能狠下心離開。

“避得了一時,也避不了一世,逃過這場拍賣宴,還有下一場等着他。況且,他勢力沒他義父廣,除非你有能力讓所有人也找不到他,不然也躲不了一輩子。”托馬斯分析道。

“你想要紅葉直接跟他義父談?”

“沒錯,這才是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法。

已有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