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是你的所有物?」

「不是。」

一個大坑在她前面,她是傻子才會往下跳。何況這倒是實話,除了鑰匙和手機,其他都是媽媽和叔叔阿姨們讓她帶的,不可以說是她的所有物。不過,這些東西確實是在她背包裡搜出來的,她純粹是叛逆神經發作,才這麼說,也知道這個答案不影響甚麼。但出乎意料的是,竟真的嚇唬了羅又成!

看著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表情,林默也覺得不可置信:有沒有這麼一根神經到底的人啊!

澳門是一個民風純樸的小漁村,平常幾乎沒甚麼案子,更遑論是審那些大奸大惡、詭計多端的犯人。羅又成自上任澳門巡緝以來,從來沒有人在公堂之上對他說不,擾亂他的審判。一時之間,羅又成有些慌了,該讓林默辯解還是……

「不是?」不知道該怎麼辦的羅又成還是決定請示肥官。

肥官給他一記安心的眼神,示意他無視林默,繼續照劇本往下演。

羅又成乾咳了兩聲,重新整理了自己的表情,繼續道:「傳醫館鄺玉生。」

只見一個年約五十的男人緩緩走來,見羅又成後先是一拜,接著再拜審堂上的兩位大人。

「鄺大夫,快把你的發現上報。」

「是!」鄺玉生指了指那堆藥用品。「回大人,這些東西即便不是置人於死地,也會對人造成莫大的傷害。」

隨著他一揮手,幾個衙役又拿著托盤進來。待林默看清托盤上的東西,差點被牠們噁心到了。

是幾隻死狀怪異的老鼠。

「小人把這些藥物喂於老鼠,最快的不到一刻即死,最慢的也就一個時辰內亡,有些藥物不會致死,卻能令人全身抽搐,或者昏迷。」

羅又成用袖子掩住鼻,同時也掩住一隻半眼睛,剩下的半隻眼睛也不敢直視新呈上的證物。

「行了。鄺大夫,你先把東西帶下去,有必要再召。」

「是,大人。」

待鄺玉生和死老鼠都離開後,羅又成才願再開金口。

「證據確鑿,林默,你可認罪!」

羅又成的氣勢已不大如剛開審時,他覺得林默從進來到現在,眼神由惘然到淡定,現在更有一絲……不屑?一個犯了事的平民,被三位大人操縱著自己的生死,她竟然不屑?

林默雖然不知道面前的三位大人在盤算著甚麼,但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走路,看過官匪古裝劇的也知道,她這樣一宗傷人案,人又沒死(至少還有一口氣),那人身份又不是皇親國戚,怎也不需勞煩三位大人一起審,這使她隱隱覺得,事情並不簡單。

思及此,林默嘴角反而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

「大人,如果此事草草結案,只怕有損三位大人的英明,特別是德高望重的丁大人。」她雖不知肥官的官職為何,但先將他捧上道德高地準沒錯。

「哦?此話怎說?」肥官挑了挑眼眉,成功被林默提起興趣。

「首先,這件案本身存在著很多疑點,若果你們沒能設法解開它們就判我有罪,明眼人定會把它定為怨案。

「我在眾目睽睽下從天而降破壞神功戲、傷了伶人,又自首被捕。整個事件的目擊者眾多,少說也有百人,倘若說知道這件事的只有思想單純的小村民也就罷了,可偏偏不幸被我傷到的紅葉,羅大人剛才說他是廣州第一伶人吧?那就是大明星了,他的戲迷肯定也急瘋了,對於此事的關注度也就高,再來弄個一傳十,十傳百,傳到誰的耳朵裡,恐怕不是大人所能控制的。」林默特意在此停頓,給予肥官一些想像空間。

「故此,大人更應親力親為,秉公辦案,還我一個清白,讓『那些人』知道丁大人是難得一見的良才,讓百姓知道丁大人是個不姑息奸惡、不怨枉忠良的好官。」林默只能賭,賭肥官需要這個「功績」,畢竟,誰不希望仕途扶搖直上?自古升職需要兩種能力,一是實力,一是財力。兩種能力不一定要同時擁有,畢竟財力總有不足的時候,唯有累積實力才是明智的,而別人看你有多少實力,往往是看你過去有多少功績。

所以不論肥官原來盤算的到底是甚麼,她故意把這件案的影響力說大,就是希望肥官在權衡之下,會選擇捨棄原來的計劃。

「的確,涉及神明的案子,若果處理不好,就算神明不怪罪,善眾也不肯罷休。羅大人如此草率辦案,本官也不能坐視不理。」肥官把錯判推得一干二淨。看到他眼裡那一閃而逝的計算之光,林默覺得她總算安全了。

有人歡喜,總有人愁。「丁大人,這……」

「林默謀殺紅葉一案,鏡濠守澳官羅又成能力不遞,輕率結案,唯本官深感此案仍疑點重重,決定重審此案,林默恢復嫌犯之身,待本官查清事情始末再作發落。念羅又成尚未鑄成大錯且有將功抵過之意,與廣東按刑察司巡視海道副使汪柏同助本官查案,扣俸銀一月以示懲戒。羅大人,你可有異議?」

「沒、沒有……」羅又成豈敢駁斥,只能暗自嘆氣。

「既然如此……」肥官定睛看著羅又成,羅又成立即心領神會,連忙上前恭迎肥官坐上主審之位。

「丁大人,請、請。」

 

“啪!"林默覺得,當官的都有“拍案”癮。

“林默,從此刻開始,你必須把本官的問話從實招來,若有隱瞞,被本官發現,連天妃娘娘顯靈,恐怕也救不了你。”丁以忠坐定後又回復笑瞇瞇的模樣,說到“天妃娘娘”時,嘴角更是有一絲若有似無的譏笑。

“是。”

“說,昨日你是如何做到從天而降的?”

兩個字,穿越。可是,說了誰會信?

問題已經夠複雜了,林默不想令它變得更複雜。

“大人,這海域一帶海盜嚴重嗎?”林默不太了解澳門歷史,只知道古代的中國沿海海盜問題非常嚴重,估計澳門應該也受到影響。唯有賭一賭了!

已有 0 條評論